Monday, 3 May 2010

化明为暗 中共在港的地下组织

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行政总监陆恭蕙(Christine Loh)在本季网上杂志《香港期刊》(Hong Kong Journal)发表文章〈地下阵线──中共在香港〉(Underground Fron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Hong Kong)。中共在香港仍是地下组织,这种秘密运作的方式可能招致民众的不安,但由于该党的党性使然,中共秘密运作与干预香港事务的惯性可能不会改变。

尽管中共统治全中国,但它在香港的角色仍是敏感的话题,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它还是个秘密组织。像这种执政党仍是地下组织的制度,在世界各地找不到第二个。

中共在一九四九年占领中国之后,决定延迟解决香港问题,所以它一方面声明主权,一方面又容忍英国治理,藉由保持这种矛盾状态以达到延缓解决香港问题的目的。自从中共在一九二一年成立以来,香港就成为该党党员与其亲友从事政治事业的安全避风港。

对于中国大陆而言,香港在贸易、贷款、投资等方面,一直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藉由出口食物、水和基本食物,香港成为中国多年来的最大外汇来源。甚至直到今天,香港仍是中国大陆的主要贸易伙伴,不仅是珠江三角洲产品的重要转运港,也是大陆公司透过股市挂牌募集资金的地方。

香港问题相当复杂,因为它涉及内政与外交政策。中共在一九九七年推行的“一国两制”,其实是二零年代政策的延伸。中共允许香港“保有高度自治”至少五十年,试图一方面拥有主权,一方面又能从保持现状中获益。香港人知道中共地下党组织存在很多年了。他们对其涉入地方政治感到麻木,可能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因为中国很显然是一党专政的国家,而且他们对中共所知有限。

中共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许家屯曾经表示,中共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后应该公开存在,但他也说过,该党的民间组织应该持续扮演秘密的角色。这种论点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中共在香港公开运作,但地方低层组织不表明其为党附属机构的身份,那么,实际上愿意公开党员身份的党员可能不多。在中国大陆,共产党组织贯穿政府、国营企业以及许多其他类型的民间机构。这表示中共在香港的机构代表党的政策。众所皆知,中共执行了很多宣传和统一的工作,并在香港拥有大型组织,由中联办统一协调。中联办的组织严密、资金充裕,而且积极参与政治,包括选举,实际上相当于中共的港澳工作委员会。香港社会大众认为,中共透过该机构大幅影响香港内政,但很少人知道细节。

由香港过渡期研究计划(Hong Kong Transition Project)在二零零七年所做的民调显示,12.5%的香港人认为中共大幅干预港府;39.1%认为中共“有些”干预;20.2%认为干预不多;7.2%认为没有干预;而18.3%未表示意见。中共在香港仍是地下组织,没有确切的党员人数资料。在上述民调中,当被问及在香港的中共党员是否应公开身份时,36.1%的受访者支持公开,而且2.8%认为将来再公开;但46.8%认同维持现状,亦即党员维持秘密身份;在其余受访者中,1.5%认为题目太过敏感;而12.7%的人婉拒发表意见。

中共在香港拉拢社会精英,并协助这些“爱国”阵营赢得选票,因此亲中派目前在香港政局居主导地位。然而,该党宣传机器一直无法降低社会大众对普选的支持度。事实上,中共甚至自己也心里有数:香港社会大众普遍认为这样的政治制度是不正常的,也了解它是由既得利益团体所把持的,而这些都是不应该的。在香港关于宪政发展和社会公平的辩论中,中共的运作是否应透明化的问题虽然不常浮上台面,民众也看不到其实质样貌,但是该党政治机器运作的声音仍时有所闻 ──甚至即使在可预见的将来仍会是如此。中共秘密运作的惯性,可能不会改变。该党在香港大规模活动,而港人也无法分辨谁是党员、是否秘密搜集情资?这些都可能加重港人的忧虑。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