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May 2010

一个中国,两个世界

美国《商业周刊》署名肖恩•瑞恩的评论称:“无论你生活在世界哪个角落、从事何种行业,都必须重视中国的崛起。无需讳言,中国还有太多贫困人口,社会保障体系落后于不少国家。许多分析家说它缺乏在不同半球随时发起攻击的军力,他们荒谬地宣称中国其实是一个因政治和经济体系可能崩溃而焦虑不安的弱国。这些人忽略了关键问题。当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日本和巴西最大贸易伙伴时,它帮助别国从金融危机中恢复的能力使之获得了比苦苦挣扎的美国更多的影响力。中国的崛起使重新定义超级大国成为必然。超级大国的概念不再是具有投下炸弹足以摧毁整个地球的能力。决定超级大国地位的,应该是经济实力以及通过网络和金融战制造混乱的能力。”

广东《南方都市报》署名程亚文的评论称:“在今天的世界上,如果有人不能就‘中国崛起’发表几句议论,那几乎就不能称作有知识有文化。中国近年来是如此地吸引住了世界的眼球,以至全球主要媒体——— 无论纸面的还是网络的,时不时就以中国为题大张旗鼓做出报道。与日本陷入‘失去的20年’、欧洲‘对世界事务越来越无足轻重’、美国‘相对衰落’形成对照,中国以‘新贵’的身份出现在名声赫赫的‘金砖四国’中,且在其中占据着最大分量。”“在经济总量的背后,没有多少人愿意提及的是,中国还是一个极为落后的国家。就拿即将‘取而代之’的日本来说,中国目前的发展水平,包括城市化比率、二三产业占比、人均收入、社会公平度、婴儿死亡率、高等教育普及率、技术创新能力、社会保障能力等,其实只相当于日本的一九六零年代,整整相差了将近五十年。”“ 对中国来说,整体永远都是一个大数字,但这个大数字一旦放到十三亿人这个分母上,一切成就似乎又都无足轻重。更何况在决定国家长远发展和稳定的‘软件工程’———法治化水平、公民的参政议政程度、行政的公开性,以及社会监督的效率等方面,中国与已经完成‘现代性’构建的国家间的差距,就更为显眼,而且其长远前景如何,尚未可知。”

香港《明报》署名张文光的评论称:“世博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潜台词却是:中国,已大国崛起。开幕礼的繁华璀璨,黄浦江的灯火通明,展览馆的美轮美奂,道路基建的不惜工本,科技包装的环保信仰,掩不住万邦来朝的盛世虚荣。会场任何角度仰望,中国馆如天朝君临天下,港澳台湾馆如三星拱照,环抱中国馆变相统一,政治含义呼之欲出。从中国轴心向四方伸延,既有第三世界的亚非拉友邦,也有黯然失色的欧美日强国”“ 当西方世界陷入金融海啸的泥沼,当民主政治影响政府决策的效率,中国遂以其威权政治畅通无阻而沾沾自喜,认为这是中国政治优越性的体现,不断追求至强至大至刚的盛世宏图,忽视社会贫富不均和政治制衡失效的深层次矛盾,中国其实是站在危局之上。” “一个中国是两个世界:一边是大国崛起,一边是贪污腐败;一边是国际盛事,一边是民不聊生,就像中国馆的辉煌,也像汶川的豆腐渣。”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

  1. 97年前,大学公派许多学生去香港的大学读研究生,遴选标准是必须中共党员。负责选择的学生辅导员老师公开在会议上说:这是去掺沙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