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不是废话的废话——纪念六四21周年


关于从八九学运到六四屠杀的评论观点,20年来海内外学者、民运、民间等人士存在许多分歧,甚至戴晴说过89学运不是民主运动的结论。首先我尊重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亦是达成共识的基础。但是有时候我总是想,个别文人学者的观点真各别,思维因何这么缺乏常识性的辨别判断能力?不错,学术观点有时是需要创意性思维,但置基本事实于不顾的“创意”就是胡说。

20年来,国内许多人对8964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认知,年轻一代更勿用提。除共军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宣教是造成此现象的主要原因外,一些异议人士一时糊涂言论也在客观上帮助了共军。

前不久看一些国内和本人一样的同龄人谈论8964,其中一位说:“王丹有一句名言----学生有错,政府有罪”。这句话最早是谁说的不清楚,总之我也看到过王丹兄说过此话。本人对此话很是反感,在真相仍没有清理、公布的当下,此论调会误导正确的判断。所以,我要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以为,“学生有错,政府有罪”之言不能并置在同一个语境下谈论。如放在一起,学生就没有错误,所谓的错误与政府之罪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学生有错”应是在追求民主、反思8964及推翻极权体制的语境前提下方能使用此话语,怎么能与共军屠杀之罪相提并论呢?不是我咬文嚼字,而是此话确实有误导的危险。望列位三思。

通过我的观察,许多貌似很异议的人士,在关键时刻有向刽子手抛媚眼的嫌疑。真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 64后刽子手用“稳定”学说来证明屠杀的正确,异议人士圈里刮来“告别革命”之旋风,随后是“用暴力手段获得的政府必然是独裁”观点又广泛鼓吹;刽子手始终没有放下拳头,又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地贩卖“和解”;杨佳到底杀没杀警察还是未解之谜,“纳粹”的头衔倒是先给杨佳戴上了,有人还巧妙地说杨佳行为是“原始正义”理论。许多年来我一直没整明白,一些异议人士们在要紧的时刻到底在帮谁?

综上所述乃个人之看法,仁见仁智见智,最起码并非是多余的唠叨吧。

20年了!64屠杀后共军在国际上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现如今已人五人六地在国际上开始大摇大摆了。共军步步为营节节胜利,我们溃败成散沙一片。这当然说明共军太狡猾,但不得不承认,我们也太无能了,有些“无能”是源自于个人太聪明。呜呼!20年了。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