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June 2010

漫谈世界杯:“朝鲜热”可休矣


葡萄牙7:0无情的狂胜朝鲜。若不是横梁和门柱的怜悯,想必比分还会扩大。惨败,完全的惨败!朝鲜终于原形毕露。说句自吹自擂的话,当朝鲜队勇猛战巴西时,我没有被震撼。当朝鲜队被葡萄牙残酷的横扫,我依然没有被震撼。朝鲜小负巴西,精神气势震撼了很多人,不过是穿了一件皇帝的新装,自不觉的掩饰着实力上的孱弱。狂输葡萄牙,则是将那件无形的外衣扒将下来。黔驴以刺耳的咆哮咋退老虎,可一而不可再。

葡萄牙则不然,C罗等不谙世故,以酣畅淋漓的进攻,以远胜于对手的实力,让朝鲜队员根本找不到拼命的机会。葡萄牙吸取了巴西队的得失,不跟朝鲜队死磕,而是坚持自己的技战术打法,生生的将朝鲜队的精神意志击垮。有劲无处使,朝鲜队没了心气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好比皇帝身上的那件新装,一旦有人点破使人们走出虚幻的精神世界时,就会让没穿衣服的皇帝现出原形。

朝鲜国家电视台可以堪比CCTV了,不播小负,一播大败,而且是体无完肤败无可败。坊间传言,巴朝大战后,朝鲜人民比全世界晚了很多个小时才看到他们的国家英雄比赛录相,而且是组织着在大小广场上看的,而且是有删节的,他们把一场死守下来的小负当成大胜来宣传,而且是战胜帝国主义的大胜。

在一场伟大的朝鲜人民足球军“赢了见金正日,输了见金日成”的比赛中,果然信仰的力量还是有限的,纵然领袖在身后注视着他们,朝鲜队还是不争气地被葡萄牙狂虐。不知道首场被郑大世“泪流满面”感动了的人有没有被再次感动,可能这次你们又哭了,看着朝鲜队员漠然的眼神和呆滞的动作几近崩溃,好可怜!这就是容易感动的中国球迷,小负感动,赢了感动,惨败感动,逼平感动。果然,好敢动。

10天前,你如果不知道谁是郑大世没有任何问题,那时的朝鲜军团很神秘。10天后如果你还不知道郑大世,那么你落伍了,有爱心有人性,你就应该知道鸭绿江对岸有一个叫做郑大世的好兄弟。当郑大世同学的眼泪在飞成为经典,郑大世同学已C罗般粉丝遍地。用10天时间,感动天,感动地,感动祖国人民,让鸭绿江对岸的中国人民唏嘘不已,甚至,连世界传媒亦被其搞的神经兮兮。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是奇迹。郑大世,留在本届世界杯上的恐怕仅仅是眼泪,除此之外,他表现平平。根本就没有任何出色的机会。换句话说,他的眼泪也许能骗取国际上的一次同情,但是大家都不是傻瓜。来到南非,见到了如此多的美女和宽松的政治气氛的时候,朝鲜人彻底被腐蚀了。他们的铁的纪律,主体思想完全崩溃了,也许只有他们胸前的伟大领袖的像章还至少能说明,他们来自朝鲜。

也许是领袖在首场比赛小负巴西中获得了勇气,据说朝鲜国内首次对本场比赛进行了直播,朝鲜人试图一报穿越了44年的仇恨。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向是伟大国家的通病,由于葡萄牙队缺乏政治常识,平时不看日报,打出了7比0的比分,导致朝鲜队员在回到国内后将注定面临空前的压力。

有个更奇怪的现象是,即使朝鲜输了7个,还有人说朝鲜虽败犹荣的,如果中国队踢则会输更多云云。国人一向是自大的,比如将韩国视为“棒子”,努力发动圣战之类,但是在中国足球上我们却总是谦逊得可怕。既然你这么喜欢朝鲜足球以及朝鲜精神,这么相信领袖的力量,怎么不游过鸭绿江去投奔伟大的金正日领袖?

看着朝鲜球员们永远低着他们的头,我真的感动了。全场3次犯规,队友间几乎没有相互交流,从来不敢向着裁判申诉,我们甚至没有看清朝鲜队员那张仅有的黄牌是为什么而得。可以肯定的是,本届世界杯公平竞赛奖将非朝鲜队莫属,一支习惯了在“老大哥”注视下的球队早就忘记了什么是个性。看看朝鲜全队割韭菜般的一样身高和几乎一个憨厚质朴的表情,这样的球队就像孤魂野鬼,他们剩下的只有精神,呆滞的眼神显示着内心的崩溃。也不要再说他们还有精神了,他们有的可能只有革命的浪漫主义情结。

不知道隔江而望的朝鲜人民此时作何感想,可能6月21日足以成为朝鲜的耻辱日了。同时我又极想听听金领袖如何宣传这场惨败。如果上场打巴西可以作为爱国主义的版本大张旗鼓的话,这场惨败就只能作为国际主义的版本了,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国际主义精神。

在落后3个球的时候,朝鲜主教练毅然决然地换下后卫换上前锋加强进攻,看,多像伟大的朝鲜人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惜郑大世不是核弹头,葡萄牙人的回应是接下来的摧枯拉朽。

这下各大媒体也不用担心接到有关部门下达的通知了:不准借世界杯讽刺中国足球,我们从此可以借中国足球讽刺世界杯了。0:7,这就是朝鲜足球,中国足球还要去学吗?!今天的南非,郑大世的哭确实不如C罗的笑好看。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