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June 2010

从普通工人到高级外交官--维里塔见证罗马尼亚的变迁

1989年12月21日是苏联东欧集团历史上重要的一天。面对全国风起云涌的反独裁争民主的浪潮,罗马尼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召开了八万多人的群众大会,幻想用他作为独裁者的权威和所谓个人魅力来稳住局面。长期以来党的宣传部门和秘密警察对民意的压制和信息的封锁使得他对全社会蔓延的强烈不满完全没有基本的了解,更没有想到他的政权的支柱,即罗马尼亚军队,已经和他离心离德,站到了人民的一边。他的讲话被来自下面的嘘声和“我们才是人民”的呼喊所打断。罗马尼亚历史性的巨变就是从对高高在上教训人民的统治者的轻蔑和公开拒绝开始的。三天之后,齐奥塞斯库就被临时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在那次历史性的群众集会上,有一个二十多岁叫艾德林维里塔的技术工人。他是从厂里被统一组织去参加这个集会的,结果却加入了对独裁者发出嘘声的人群。罗马尼亚革命后,他先是进入大学学习,后来当外交部招募的时候加入了外交部。二十年来,这个原来的工人先后担任了罗马尼亚外交部处理亚洲、拉丁美洲和联合国事务的主管,现在担任驻美国大使。他个人的经历成为罗马尼亚历史性变化的一个见证。最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回顾在齐奥塞斯库统治下的年代,说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话。

维里塔说,在齐奥塞斯库统治下,像他这样渴望了解外部世界和罗马尼亚国内真相的青年,唯一的途径是通过收听美国之音等西方电台和阅读偶尔从国外偷偷带进来的报刊杂志。他说,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人说齐奥塞斯库很快就会垮台,人们一定会嘲笑他,因为那个政权表面上是如此稳固,很多人虽然对现状非常不满,但很少会想到“变天”是如此突如其来,如此出人意料,如此一帆风顺,在几天之内人们的梦想就变成现实。回顾这段历史,使得维里塔感到意外的不再是那次来得如此迅速的人民革命,而是相反:罗马尼亚人民怎么会对齐奥塞斯库的统治忍受了那么久。

他说,“当我回想起我们竟然在齐奥塞斯库的统治下忍受了这么多年而从来没有发出一点反抗的声音时,我不由得问自己:人民对痛苦忍受的界限到底在哪里?这真是不可思议。像那样的革命,本来完全可以提前五年甚至十年发生。”

那么,对今天罗马尼亚的现实,维里塔是不是很满意呢?并非如此。罗马尼亚的经济还是东欧国家中非常落后的--虽然在人均国民产值和收入上还是远远领先于中国。有很多人失业,很多领取养老金的人生活很困难。罗马尼亚民主体制的运作也还没有达到比较通畅顺利的地步,去年难产的总统选举就是如此。但是他说,在两千一百万罗马尼亚人中,很少有人会为此怀念甚至美化齐奥塞斯库时代,尽管那时所有人都有工作,但那是一个所有东西都要配给的年代。也很少有人会责怪西方,认为是西方把旧政权搞垮了。相反,西方国家在罗马尼亚的投资非常受欢迎,现在是罗马尼亚经济和就业的非常重要的支柱。

回顾历史,维里塔语重心长地说,“民主不应该被看成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到来的。在民主遭遇到挫折时,千万不要忘了专制的邪恶。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

  1. romania has excellent universities and a fundation of strong basic science (mathematics, physics, etc.) they will be fin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