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June 2010

中国工人独立维权时代的来临

近期媒体对富士康连锁自杀事件和佛山本田工人罢工的报道,掀开了中国经济增长背后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本田工人罢工不是孤立事件,据媒体报道,仅今年五月以来,中国罢工浪潮迭起,不仅沿海企业首当其冲,中国内地也被卷入。整个看来,此次企业工人罢工均以提高工资为主要诉求。罢工席卷范围不仅包括外资企业,也包括中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以本田为例,五月中旬开始的本田工人罢工目前已经结束,劳资双方达成妥协,工人工资提高35%。据悉,由于受到罢工的实际冲击和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出发,不少企业相继宣布提高工资。可以预期,自此之后的中国劳工工资将普遍上调。这对于中国工人的处境来说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中国工资水平的上调同时也会对促进中国市场内需,对于目前中国经济从过渡依赖国际市场到提高国内消费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对于国际资本和国际竞争力来说,工资的上调意味着成本的增加,意味着资本将在中国以外寻求低工资优势。中国作为世界劳动力大国,这一趋势如此快地到来,意味着全球化对欧美高福利国家的压力有望减轻。

不过,中国不同于印度、巴西这种一般性的新兴工业国。中国没有民主制度,没有独立工会,社会缺乏横向组织,民众的维权活动得不到法律保障。这是中国目前的现状,是中国社会结构的劣势,也是中国目前经济快速增长的秘诀。换句话说,同其他新兴工业国家相比,如果工资水平随着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变动的是一个普遍现象的话,中国制度人为压低工资则是中国特色。而正是得益于这一专制特色,中国经济才可能超高速增长。由本田工人罢工而来的工资增长是中国工人抗争的结果,也即是说,以本田罢工为标志的工人抗争至少从两个层面影响到了中国今后发展的态势。

第一是经济的。随着工资的提高,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开始弱化。第二是社会的。本田工人罢工的胜利不仅在增加工资这一经济诉求上产生连锁反应,同时也势必从工会组织上产生示范效应。本田罢工事件中,中国官方工会所扮演的维护资方利益的角色彻底揭开了官方工会的虚伪面纱。中国工人必须成立自己的独立工会的趋势已经在所难免。从这一角度,本田工人罢工的意义远非增加工资所能概括,这一罢工掀开了中国社会转轨的新一页:中国工人独立维权时代正在来临。

相比一直到目前的中国国有企业工潮,新一波工潮有着很大的不同。此前为舆论所关注的中国国有企业工潮,大多是下岗工人因企业转轨过程中出现的纠纷而发起的维权行动,而以本田企业为代表的罢工则是在岗工人以改善工作条件、增加工资为基本利益诉求的维权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说,参加罢工的本田企业工人不仅是新一代的技术工人,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同全球化接轨后的“受惠者”。中国目前仍在继续的国有企业转轨工程制造出大批的失业和下岗工人。而正是由于大量的农民工、年轻打工族的出现为国家剥夺国企工人提供了客观可能。毫无疑问,现在这些“受惠者”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实际也是对下岗工人维权的强有力的声援。从现在开始,在大批的失地农民维权、城市拆迁维权和下岗工人维权运动之外,又增加了新一波的维权生力军,即是在岗工人维权。

目前的中国面临着多层面的转型。在经济层面,国转民还有待于进一步突破,目前又面临大面积非国有企业社会权益诉求。在社会层面,维权意识进一步兴起,公民维权进一步扩大,沿海外资企业维权罢工的出现,势必掀开中国社会新页。而同时,外企工人尤其是日资企业的罢工,也对中国政府主导的单向民族主义提出了严峻挑战。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