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0 July 2010

警惕中共“红地毯效应”

红地毯、国宾酒店、警车开道,省长市长全陪,体贴入微的美女翻译,每日三顿大宴、航机头等舱位,前呼后拥的拎包、警卫……近年来,一些西方政要到访中国,受到“皇帝般的待遇”,回来后一反过去坚持民主自由的理念,对“中国模式”大加赞赏,并对中共亦步亦趋,对敏感话题则“保持沉默”。

这种待遇,普通人在一生中都难以遇到。可是在当今中国,这已成了各地政府接待西方政要和商家及名人的一般规格。有几人能不为之受宠若惊?

今年二月,马英九在探视高龄九十岁的诗人周梦蝶时,首度坦承父亲马鹤凌期望中国统一。可实际上,马鹤凌爱国理念很强,期待大一统中华,早为人所知。曾为蒋介石侍卫官的马鹤凌既不贪财也不贪色。从他对孩子德行“九思”,形体“九如”的教育,以及马家祖训“黄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可见一斑。中共当局多次邀请生前的马鹤凌访问中国,给予高规格的“红地毯”接待,一下飞机就有民政部、统战部、教育部等中央五个部委的高级官员环绕着,并特意安排他到各地发表了数十场“爱国”演讲,赠画题诗,好不热闹。

官媒则报导,“台湾各政党领袖纷纷回应胡锦涛总书记的‘四点意见’到大陆访问”,以此来打击“台独”。而台湾前总统陈水扁早说过,两岸之间最大的矛盾不在于政治分离,是在于中国没有民主和自由。台湾民意期待的是“先民主,后统一”,在中共独裁专政下,在上千枚导弹窥视下,台湾人有的是“惧怕”,却难以认同“统一”。

很多西方人把“红地毯”现象解释为,中国人有好客传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孰不知,中共专攻人性的弱点,根据不同人的喜好来设计,采用不同的手段投其所好,使其就范。很多人来访几次就变了,不再指责中共侵犯人权,被称为“人民大会堂红地毯效应”。中共有统战部、中联部、侨办、外交部、安全部、总参二部等部委,在海外有庞大的情报人员物色有用人士,如政府高官,大商人、议员、知名学者、侨领等和他们的家属,以搜集资料。他们多打着商人、学者、记者的旗号,干着特务的勾当。

根据“猎物”的有用程度,攻其弱点,交朋友,而后邀请他们访问中国,拟定专门接待规格和方案,各个攻破,期间设局,投其所好,或金钱美女,或吹捧宣传,搞得排场、舒服、晕乎,而后让其就范,不乏软硬兼施。许多拥共的政要都是禁不起查的,说不准就有和中共情治人员的勾搭背景。

民主国家的人绝不会想到这种刻意的“服务周到”有何诡异,几乎没有一个不“晕”、不被“搞定”的。最简单的例子:一些台湾老兵回大陆探亲后,返台感慨道,妈妈的坟还在。美籍华人学者唐德刚先生看得明白,知道那些坟墓是后来做出来的赝品。而一个赝品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什么不可能造假?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距离香港立法会选举不足一个月,民主派候选人何伟途到广东东莞公干时,在酒店被大陆公安指“嫖妓”而拘捕,随即送往东莞大朗劳教所“教养”了五个半月后获释返港。此事件震动了香港。何伟途获释后表示,在酒店睡至凌晨三时许,有一名男子致电找一名女子。不久,一位他认识的女子拍他房间的门,他以为该名普通朋友有要事找他,所以邀请她入内。其后公安在四时许来到他的房间将他拘捕。他在妻子陪同下召开记者招待会,否认了嫖妓,并不得已宣布退出民主党。何伟途被捕后,公安不准他打电话,也不准他请律师,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威迫利诱他认罪,“只要招认马上放人”,因此签下悔过书,而在收容所期间,更被逼隔天写悔过书和赞美书。在狱中他的肝功能急剧恶化,仅剩两成功能,并染上牛皮癣和红斑。

中共意图把民主党搞臭,所以用各种手段来捏造事实,然后强加给何伟途罪名。他说,经过何伟途事件,不论是民主党及香港人,都应该重新认清中共的恐怖及造假的本质。每一次认罪,每一次训斥及诱骗招供,都是共产党的一次恐惧训练,让人们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

今天的民主党,难道真的走上了中共的“红地毯”吗?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