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August 2010

反抗权力对文化的傲慢

近日来广州出现了捍卫粤语的群众性抗争运动,成为又一个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当局已经调派了大量军警企图驱散聚集在街头的成千上万广州人。在中国社会复杂的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背景下,为捍卫地方语言而兴起的这个运动,可以说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说它在意料之外,是因为十多年来,中国所有群体性事件的导火索都是和事件发生地人民的切身经济利益或者人身安危有关,多半是由于劳资纠纷,拆迁争议和政府滥用公权,有很具体实在的物质,法律或者政治原因。但粤语保卫战不同,它所保卫的不是房产,它所要求的不是补发拖欠的工资,它所为之愤慨的也不是一条死因不明的人命和官方含糊其辞的解释,或者实在令人难以容忍的贪污和腐败丑闻。相反,它要捍卫的是一种地方语言,而这种地方语言和任何特定个人眼下的利益很难说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但就是这种看来似乎很抽像的问题却使得成千上万的广州人走上街头,和主张推广普通话,压制广东话的官方直接对抗。这样的抗争是没有先例的,对官方和民间至今为止对大规模群体事件的解释形成了挑战。很多人或许会诧异:为了一个地方语言走上街头,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它在意料之中,是因为它表现了中国社会的民间独立意识和官方强权之间的对抗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广东官方以"适应亚运会"、"打造国际都市形像"由,提出将广州电视台的主要频道改成普通话,并在学校和社会上大力推广普通话,是典型的以政治压文化的行径。千百年来,粤语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和当今它在海外中华文化中的影响是一个无人能否认的事实。中华文化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多元性和表现形式的丰富,如果为了几个眼下的具有“凝聚力”的国家面子工程就要拿它做牺牲,那么中国其他的地方语言和文化岂不是完全可能为了政治原因而被送上断头台,到了最后除了以中央电视台的官腔为基础的普通话,除了以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为标本的为盛世歌德的文化外一无所有吗?

广东官方对方言的打压很难说是中央的授意,而更可能是以此向中央邀功,显示“和谐社会”首先在广东实现了语言的一统天下。这是典型的文化专制主义。所谓文化专制主义就是用政治权力决定文化问题,这也是毛泽东时代的遗产。今天的中国虽然离毛泽东时代已很远,但政治权力对待文化的傲慢不但依然如故,而且在政府手中的经济资源越来越庞大的情况下在某些方面有过之无不及。汪洋等人不过是官场上的匆匆过客,但他们却要用自己手中合法性十分可疑的权力来决定一种有千百年历史的语言的生死,还要用党文化用来教化广东人。党官僚的狂妄已经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广州人起而捍卫自己的方言,不但是一场反抗官方文化霸权的斗争,也是维权运动的新阶段。广州人在这场斗争中表现出来的为捍卫地方文化而奋起的精神,实际上是中国民间社会进一步成熟和登上政治舞台的表现。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6 comments:

  1. 正所謂東風吹,戰鼓擂。而今大陸上誰都不怕誰矣。

    ReplyDelete
  2. “ 保衛粤語 ”震撼政壇 : 宣傳禁令無所不包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5875512,00.html

    ReplyDelete
  3. 如果汪洋同黃華華統治澳門,佢地就發囉。一單推普廢廣,不單通行無阻。仲會被澳門的三姑六婆七叔公八姨丈歌功頌德,老師上堂仲會講到公德無量。

    ReplyDelete
  4. 一直就在想,如果禁止成功会发生什么?——R

    ReplyDelete
  5. 匪氣

    神像不是政治負擔,而是政治資本。只要日後中共阻撓中大在內地開分校,中資的捐獻不夠豪氣,中大便可以安全為理由建一個高台,架起神像,放在火車乘客遠遠就能夠看到的位置上,夜晚還要用燈光照射。

    中大那群當權的教授,是不會這樣想的了,他們也許只想做聽話的奴才,從未想過要當主人。沒有這個膽,就沒了這種政治想像力。

    香港既已回歸,要與中共糾纏,港府和港人必要時就要耍出一股匪氣。日前,八十後惡搞曾蔭權,已耍出點匪氣來了。

    ReplyDelete
  6. China's ketuanan over Malaysia !!!!!



    就在中国政府大力抨击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并在该国极力封锁获奖消息之际,远在大马举行的刘晓波讲座也同样受到冲击。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原订本月20日的“刘晓波获奖:中国民主的历史机遇?”的讲座,今日惊传由 于中国大使馆的介入,而被迫展延的消息。

    据悉,中国大使馆早前曾经向隆雪华堂施加压力,要求取消相关的讲座。 但隆雪华堂内部却强烈反对腰斩讲座,因此采取折衷的方法,把原订明晚举行的讲座展延至29日才举行,并且增加一名“亲中”主讲人。

    民权委员会今天发表文告宣 布,座谈如今改期10月29日,地点维持隆雪华堂,时间仍是晚上8点,但主讲人从原来的3人,增加1人,即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陈凯希。

    民权委员会文告解释,展延是“为让更多社会大众参与”,而新增一位主讲人是为了“力求让讨论角度更加多元丰富”。

    谢春荣坦承中国大使馆不满

    ser choon ing针对此事,隆雪华堂副会长兼民权 委员会顾问谢春荣律师(左图)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坦承,针对刘晓波讲 座,中国大使馆的确有表示不满。

    不过他强调,从积极角度而言,这次讲座的变化是正面的,因为它更能够呈现多元的声音,正符合民权委会当初办讲座的原则,即提供一个平台让 多元能声音得以呈现。

    谢春荣也为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缓颊,强调后者这次的处理恰当。

    廖国华:昨晚开会决定展延

    namewee forum in klscah 051208 liao guo hua此外,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左图)在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指出,该委员会是昨晚举行非正式讨论之后, 作出展延讲座的决定。

    “这次决定是有一点仓促,但是它是个集体决定,我作为这个讲座的负责人愿意承担责任,也对明日要来的听众及主讲者造成不便,向他们道 歉。”

    针对中国方面介入的说法,廖国华否认本身曾接获中国大使馆官员的电话。

    针对刘晓波座谈所引起的争议,他个人倾向把它解读为“不同的看法”,而不 想将之解读成为“压力”。

    “就算有压力,但是压力对我也没有效。”

    增加主讲人冲击更多火花

    询及主讲人的变化,廖国华回应说,民权委员会每次举办讲座,都希望邀请不同看法的主讲人,“以便能冲击出更多的火花”。

    他继续说明,每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总会引起许多的争论,“这个奖项是很主观,很争议性的,这是正常的”。

    廖国华因此呼吁不同立场的人,都能够在10月29日来聆听刘晓波讲座,并且在现场积极提出自己的看法。

    《当今大马》在下午多次尝试联络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但他目前不在国内未接听电话;而《当今大马》欲获取中国驻马大使馆的回应,也未能成 功。

    邀三学有专精主讲者演讲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之前在10月中宣布,订于10月20日晚上8点假隆雪华堂举办题为“刘晓波获奖:中国民主的 历史机遇?”的讲座。

    “本次讲座邀请三位学有专精的讲者,将从刘晓波得奖的效应,剖析中国民主化的障碍,厘清中国知识界对政改的观点歧异,分析全球化对中华性 与民族主义的冲击,以及对我国华社内部的中国情结进行同情式的理解。”

    而原本受邀的3名主讲人是:政治学者潘永强、时事评论人唐南发,和部落客兼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东亚学院中国研究博士叶子麟。主持人则是民权 委员余福祺。

    不过,该委员会今天发表文告宣布讲座展延到10月29日(星期五)晚上8时,地点不变,但 主讲人增加了一人,即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陈凯希。

    中国强烈抗议刘晓波获奖

    挪威诺贝尔协会(Norwegian Nobel Institute)在10月8日宣布,颁发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予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

    这项决定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强烈批评诺贝尔协会“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 奖的亵渎”。

    马朝旭表示,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为促进民族和睦,增进各国友谊,推动裁军以及为召开和宣传和平会议而努力的人”,这是诺贝尔的遗愿。

    “刘晓波是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罪犯,其所作所为与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背道而驰。诺委会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 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此外,中国政府更下令该国所有媒体不得刊登刘晓波获奖的新闻。

    发起零八宪章判监11年

    根据维基百科,刘晓波在1980年代中期,因为为文批判李泽厚而名震文坛。后来因为参加六四事件,并且力促平反六四事件,要求中国政府进 行民主宪改,而多次被逮捕入狱。

    他在获释后,仍坚持发表异议文章,针砭时政,同时关注民间维权运动。如此一来,他成为中国政府重点监控的对象。每当进入政治敏感时期,当 局对刘晓波实施某程度的软禁,不准他外出、访友,甚至切断其电话和网路通讯。

    刘晓波后来在2008年12月更因发起《零八宪章》被捕,并遭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监禁11年,剥夺政治权2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