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August 2010

文化娼妓李敖、陈文茜

抱歉,今天我只想痛斥台湾的两个文化流氓。在前段时间的香港书展上,台湾的那个妖婆陈文茜,被问到怎麽看待因敢于嘲讽、调侃中国政府而广受民众欢迎的青年作家韩寒。陈文茜先引用李敖的话,说韩寒不值得谈。那不值得谈就不谈吧,可她接著开骂,说韩寒没文化,说话像放屁一样轻松。年过半百的陈文茜,是二十几岁的韩寒的母亲的年龄,这种年龄的女人,用地痞语言骂一个青年人,就够病态的了,更可恶的是,韩寒在中国那种严酷、恶劣的环境下,说几句真话,挑战一下中共政府,是多么不容易,她陈文茜不给鼓励和支持,就够孬种的了,现在还出来连讽带骂,实在太招人恨了。所以相当多的中国读者不满、愤怒,也有不少人在网上认真地跟那个半老徐娘伦理。事实上,回骂她一顿,都够抬举她了。

李敖仅仅是蔑视韩寒吗?陈文茜只是在骂韩寒吗?根本不是,他们是通过贬损韩寒,来蔑视那种敢跟中共政府作对的精神,以此给对岸的共产党送秋波。大家别忘了,李敖几年前在北大讲话,公开呼吁学生要“拥抱共产党”,要“和共产党合作”,还支持共产党再活一千年。他说共产党在中国创造了“盛世”,并强调说,中国的盛世都是一个党领导的,这个党叫做中国共产党。

我以前一直认为,最糟糕的中国人在被共产毒化过的中国。后来才明白,最毒、最恶、最恶心的中国人在台湾。李敖、陈文茜、邱毅,就是那一类。别说陈文茜是台湾人,她如果给自己定义是中国人,她就是中国人。我见过、听过、读过的,最精明、狡猾、恶毒、刻毒的中国人,也没有一个能毒过李敖。当然也没有一个十三点、二百五、三八过李敖。

说实话,看到关于陈文茜骂韩寒的报导后,只有一个痛感,他们当年被国民党强暴了一顿,还不够过瘾,今天就满心渴望接著再被共产党强暴。可惜的是,在那个文化娼妓遍地都是的中国,李敖陈文茜把自己脱得多么精光,做多麽谄媚的恶心动作,也没人理他们。被成堆的文化婊子们每天抚摸得飘飘然的共产党,哪里还有闲工夫搭理那对老掉牙的、连一句新鲜词都吐不出来、一个新鲜的媚态都做不出来、拉皮条都没人搭理的——过气台湾文坛恶霸和政治娼妓。

韩寒在中国能有今天的影响力,是各种因素综合的结果,有相当的独特性,是不可复制、模仿的。他不到二十岁就开始写小说,在年轻人中很畅销。而且他是一个成功的赛车手,得过多次中国赛车的冠亚军,也在国际比赛上拿过不少名次。写作和赛车完全是两个领域,写作者在体育方面有成就本身就奇特。小伙子又长得很帅气,这导致他有了一种娱乐明星一般的大众人气。而有这种大众人气的人,在中国那种环境中可以利用人气发横财、飞黄腾达,但韩寒却敢于就社会现实中的荒谬,发表犀利评论,是非常难得的。他在网路博客发的小短文,经常是很俏,尤其难得的是,他有自己独特的幽默感。那种调侃的口吻,在当今中国那个有话不能直说的现状下,打了一个很好的剪刀差,这是他的文章受欢迎的很重要原因之一。“调侃”,是今天中国民众“唯一”能批评官员和政府的手段,大家只能这样撒撒满腔的怒气、怨气。韩寒的作品正对了今天中国民众唯一能“吃”的胃口,所以人气高涨。

在华文作家中,幽默感是非常难得的。那个李敖当年骂国民党的时候,有时也挺到位,但却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他狂吹了一顿,说中国五百年来,白话文写得最好的,是他李敖,可今天看见这麽一个二十几岁的后生,在中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那个心理从来就阴暗的李敖,实在嫉妒疯了。因为那个拼了命也要出风头的老妖精清楚地知道,他这辈子到死,也没法和韩寒的风头比了。当然,事实上嫉妒还不是主要的,他的根本是要说给共产党听,要成为共产党的马屁精,为他儿子、女儿在中国发展开路。

李敖疯狂吹牛吹了几十年,也从来没引起西方媒体任何兴趣,现在又去教唆他的未成年的儿子吹。人都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李敖这个毫无人性的文化流氓,却要坑害他自己的亲生儿子,教他儿子和他一样漫天狂言,说自己写的东西是“划时代的著作”。难道李敖要让自己未成年的孩子像他那样把牛皮吹破天,然后像他一样臭不可闻、臭名昭著到人们连提都不愿意提吗?可惜的是,李敖的儿子大概在中国连“臭”的机会都捡不著呢,他从老子那儿学来几招牛皮功夫,哪是谎言大师唐骏吴征杨澜们的对手呢?

而陈文茜呢,(我现在用她的语言说)她是因为自己每天在自由的台湾放屁放惯了,才会以为别人都像她那样有放屁的自由。可她在中国,不仅连屁都不敢放,连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她在香港都连屁都不敢放呢,只有在台湾,把人都熏死、恶心死了。不过陈文茜的确是一绝,海峡两岸、大千世界,还找不到这麽一个宣扬乳房是交际工具的文化娼妓。她嫖了民进党,再嫖国民党,现在又去嫖共产党。不过她这副徐娘半老、满脑袋鸡窝的德行样,除了那个跑到北京展示阳痿的李敖,瞎子都不会扫她一眼。

台独联盟主席黄昭堂办公室看到一幅画,是陈文茜举著大刀,地上躺著的是施明德和许信良这两位民进党前主席,她正在追杀的是(当时正在选总统的)国民党主席连战。黄主席说,要提醒自己,不能被陈文茜这种女人干掉。陈文茜投靠国民党後,现在又时不时地骂几句马英九了,因为那个“性倾向特别”的小马哥更不搭理她,于是她把目标转向中国。不少台湾人说,台湾人民热烈欢送“小妹大”去北京,希望用她的“交际工具”解决胡锦涛,那中国就有救了!可惜的是,对陈文茜这种遍地通吃的文化政治双料娼妓,北京的涛哥们也好像没什么兴趣。

中文里有一个很精彩的表达是“做婊子立牌坊”。以前对这个词,脑子里就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没有具体形象。自从见识了陈文茜,每当想到“立牌坊的婊子”,就出现这个标准形象。现在一个在台湾立法院展示自己丑陋裸体的李敖,一个宣称乳房是交际工具的陈文茜,这一对文化娼妓,倒真是中国五千年来,文坛上最无耻的“第一对”!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