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August 2010

一位毕生拥护毛泽东与文革的左派老外的故事

寒春,这位在中国养了62年奶牛的美国老太太,去世了。早年读过斯诺《西行漫记》,毅然离开美国,追随哥哥寒丁及朋友阳早的足迹,投奔中国革命的寒春,尽管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中国,被称为“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战士”,但中国官方对她去世的反应,却有点冷淡。

虽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人发去唁电表示哀悼,但官方媒体却极少报道。究其原因,对于这位至今仍然拥护文革,并谴责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老外,中共方面似乎不太愿意过多提及。不过,在中国纪念寒春最热闹的,却是新左派的“乌有之乡”网站,他们又开追思会,又办纪念馆,宣传寒春的革命理想和事迹。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中国新左派虽然也叫“左派”,但他们和一些西方老左派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寒春等西方老左派原本就是真诚的国际主义者,而中国新左派却只是打着爱国民族主义的大旗而已。前者在批判资本主义的同时,自己也毅然放弃了富足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身体力行地过着底层的简朴生活,其理念和行为是一致的。后者如汪晖等人却是言行不一,他们一面高调批判资本主义,一面却并不拒绝高高在上的优越的教授生活。

香港《开放》杂志今年第8月号上作者茉莉的文章接着说,早在二战期间,作为一名核物理专业的研究生,寒春参加了美国一项名为“曼哈顿工程”的原子弹研究计划。当时她认为,制造原子弹只是用来威慑希特勒,相信美国并不会真的使用,但不久之后,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的两枚原子弹,令15万人顿时灰飞烟灭的残酷现实,却让满怀和平主义理想的寒春感到万分震惊和痛苦。曾经读过斯诺《西行漫记》的寒春,毅然选择了退出美国核能研究中心,追随哥哥寒丁和朋友阳早的足迹,投奔了中国革命。

从陕北黄土高原的瓦窑堡开始,寒春和阳早夫妇俩先后曾在西安和北京的农场与人民公社等地,长期从事奶牛饲养机械化和牛种改良的工作,并获得多项科学技术奖。文革中有几年,当局为了监视那些外国专家,曾一度把寒春夫妇调到北京做外文译校。但后来他们宁可放弃高工资,也坚决要求调回农村,吃自己种的蔬菜,住简陋的平房,一张用砖块垒成的写字台,就用了整整25年。文章分析认为,如果寒春只是终生像这样在中国农村喂养奶牛,以完成自己人生理想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她完全应该获得我们的崇敬和高度评价。

然而,知识分子总是要讲话的,多年以来,寒春一直在发表抨击美国,以及捍卫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言论。比如说,早在1952年,寒春就曾在亚太和平会议上发言,谴责美国是唯一犯下原子弹罪行的国家。殊不知,她所向往和投奔的中国,就是因为美国的这次原子弹爆炸而获得拯救,并得以跻身国际反法西斯战争战胜国的行列。另一方面,她曾向媒体控诉美国大萧条期间,南方葡萄园工人的工资低廉倍受剥削,却不去了解近在身边的中国饿死几千万人的那场大饥荒的真相。

再比如说,她总是指责西方的自由社会并不自由,民主国家也不是真正的民主等等,但与此同时,又对中国大量被囚禁的政治犯不闻不问;她也曾坚决反对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但却对中共疯狂迫害知识分子的历次政治运动不置一词。毕生醉心于神话般的中国革命,寒春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更是达到迷信的地步,直到 2008年,她还在日本对媒体表示:“如果毛泽东还活着,就太好了”。“我当然百分之百地支持文化大革命所发生的一切”,她还为毛泽东辩护说:“毛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解放了所有人,他绝对不是一个恶魔”。

文章又说,无论中国经历过多少巨大的人为的灾难,寒春始终都认为罪不在毛泽东,而是让下面的人给搞坏了。以致于当八九年”64事件“发生后,寒春和她哥哥寒丁一起谴责邓小平屠杀人民,但她却认为这是由于资产阶级复辟的缘故。应该说,寒春等西方左派人士大都是人道主义的忠实信仰者,他们希望减轻人们的苦难,解放那些被压迫者,才来到中国。但是,当她偏执地迷信毛泽东,终生捍卫毛的革命神话时,这实际上已经违背了其早年所信奉的和平博爱理想。因此,即便不是出于其主观愿望,但从客观效果来看,我们也只能痛心地宣布:寒春等人用他们的言论支持了暴政。

茉莉的这篇文章最后强调指出,然而,我们却不能让这种有关“毛式革命”的神话和谎言再继续下去了,我们有责任去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历史与现实。当今,中国巨大的贫富分化和社会不公,正在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倾向于认同左派的理论。在这方面,如同迷途羔羊一般的寒春就是一个历史典型,他受骗上当与自欺欺人的一生悲剧,应该成为人们的前车之鉴。

相关阅读:《南方周末》长在红旗下的美国人 http://www.infzm.com/content/48541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