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August 2010

“中国模式”是自欺欺人

面对中国的持续经济发展,西方有人提出“中国模式”。有外人这样吹捧,中国的一些爱国学者,更是兴奋不已,似乎中国的政治专制下的经济发展,已成为一种模式和样板。

但一些头脑清楚的中国学者,则对中国模式提出批评。例如,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最近在台湾出的新书,书名就是《没有中国模式这回事》。他直截了当地说,“根本没有“中国模式”这回事!”他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主要取决于两点,一是加入了全球化市场,二是采用了西方的金融技术;只是把西方人早在工业革命后就开始的经济发展,延后到1987年才开始而已。同时这位经济学者预测,中国官方和学界越来越相信大政府模式,将可能带来财政危机。

中国历史学者袁伟时则在接受香港《商报》采访时说,“我认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所谓中国模式。恐怕将来也未必有这样一个模式。”袁伟时认为,中共建政六十年,“前30年走了一条计划经济的错误道路。结果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后30年的经济开放改革,“无非是在经济领域里接纳了现代文明的成果。农村半遮半掩地恢复了私有制,城市也有了相当的经济自由,中国开始走向市场经济。”袁伟时的结论是:市场经济不是中国独有的,只是我们学的还不够。

中国另一位开明派学者,被称为“汉语拼音之父”(主持编制国际通用汉语拼音方案)的周有光,今年已105岁高龄,但他的头脑,比那些二十多岁的中国愤青们,不知要清晰、健康多少倍。不久前他接受广东《南风窗》杂志采访时说,不存在“中国模式”。因为所谓模式,就要有别人学习、模仿你,可是,你找一找, “哪个国家学习我们?没有。所以我想这不是真的。”这位经历反右迫害,深知专制之害的老学者强调,“从专制到民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不是某个国家要不要的问题。有一位清华大学的教授讲,民主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其实,要改的是国情,不是民主。”

中国宪政学者、“后改革思想网”主编陈永苗,更是毫不客气,他批评说,“大声赞美中国奇迹,或者鼓吹中国独特道路或中国模式的人,要么是傻人,例如被骗上当的不入流外国教授,要么就是张口嘴巴给主子当痰盂的中国知识分子,与小皇帝身边的太监……何异?”

陈永苗比较历史说,“路易王朝的法国、俾斯麦之后的德国,斯托雷平改制之后的俄罗斯帝国,洋务运动和同治中兴的晚清帝国,哪一个不是经济高速增长,最后爆发革命。威权体制之下的道路,如要说独特,那就是上帝要让谁灭亡,就先让谁自大和疯狂。中国模式,就是一条满身喷满香水其实内部已经腐烂的、通往灾难和死亡之路。”

其实,中国模式的提法,跟当年吹捧邓小平是中国经济改革设计师一样可笑。因为中国的经济开放和发展,连共产党本身都称为“松绑”,也就是原来把中国人绑得死死的,现在松开几扣,结果中国人就爆发出这么大的经济活力。那么全部松绑,或原来根本不绑,中国人根本不不要任何人“设计”,谁都知道发财致富。中国现在经济起飞,就是走向市场经济的结果。而市场经济在西方已有几百年历史,根本不是邓小平的发明,更不是什么中国模式。而中国现在还是“双轨制”,即政治专制下经济开放,结果为贪污腐败提供了机会。如果说这是一种模式,那就是巨大的腐败,巨大的社会不公,巨大的贫富差距。所以袁伟时说,“不要随便讲‘中国模式’,不要将中国的缺点、弱点固定化。”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