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September 2010

深圳没有奇迹可言

今年8月26号,深圳特区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官方主流媒体依旧是大唱赞歌,什么“深圳三十年,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是一个奇迹……” 等等。“而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党的正确领导”。这早已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官话、套话了,至于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反思一点什么,官媒却都不甚了了。

对此,有分析人士写道,我的一个基本判断就是:深圳并没有什么奇迹可言。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奇迹的话,那也只能说,深圳的发展变化充分说明,只要那些当政者能够回归理性,推行的政策还不算太混蛋,老百姓们总是会用他们的双手创造出美好生活的。

中选网上,作者李平的文章接着说,谈到深圳,绕不过去的就是香港。有资料显示,1949年的时候,香港的经济社会发展还远远不及上海;1949年之后,特别是六七十年代,香港迅速崛起,并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而此时的上海,却早已是明日黄花。与此同时,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原住民,正经历着食不果腹的苦日子,面对彼岸那繁华喧闹的世界,再好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再高明的骗子也难以安抚人心了。于是,那些胆子大一点的人,便开始尝试偷渡,到1979年,已经形成偷渡潮。而最大的一次偷渡事件则发生在这一年的5月6号,最终,有3万人成功外逃。

一位70多岁的深圳原住民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至今仍然不胜唏嘘:1979年5月7号那一天,深圳与香港之间20公里的海面上,漂浮着许多尸体, “谁也无法统计,究竟有多少人为此送了命”。后来,这位原住民还从当地派出所里领到了750元的葬尸费,因为他协助政府埋葬了总共50具尸体,其中还有4 具是他自己的亲人。针对日益严重的偷渡问题,邓小平当时说了两句大实话:第一,“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第二,“此事不是部队能够管得了的”。

1992年春天,邓小平再次视察珠海特区,时任珠海市委书记、市长的梁广大曾当面向他汇报说:虽然我们的官方舆论整天宣传什么社会主义是“天堂”,资本主义是“地狱”,什么港澳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啦等等,但是老百姓根本就不信这一套。很多人宁肯冒着生命危险,也非要往“地狱”里闯一闯,非要去亲身体验一下那种所谓“水深火热”的滋味。面对此情此景,社会主义制度到底是否优越,已经一目了然。怎么办?只好尝试引进香港的资本,通过资本家兴办的实业,提高当地老百姓的生活水准。这其中,防范偷渡,稳住青年人,也是当初设立深圳特区的重要动因之一。

李平的文章分析认为,三十年过去了,深圳确实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但我以为,从政策层面来讲,并没有什么可资骄傲的东西,这是因为,深圳的发展,主要就是靠着香港资本来支撑局面的。君不见,1980年同时获得批准的4个特区,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为何只有深圳至今仍然独占鳌头,还不就是离香港比较近嘛,这应该算是谁的奇迹呢?难道不是港资的奇迹吗?那些好抬杠的人也许会说:如果我们的政策不开放,深圳能有今天吗?难道这不是我们的伟大成就吗?对此,文章作者认为,这真是一种强盗逻辑。究其原因,在此前的几十年里,强权无缘无故地束缚了老百姓的手脚,在文革之后国民经济濒临崩溃之际,才不得不解除了这种束缚,难道这样,就可以对强权歌功颂德吗?

1949年之前,资本的流动是自由的,1949年之后,是我们自己堵死了这条路,用邓小平的话来说:“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1980年,我们又重新打开了这条路,所以说,这只是当政者的某种理性回归而已,根本就谈不上是什么丰功伟绩。如今,招商引资工作已经在中国遍地开花,从经济政策层面来讲,深圳特区之特己不明显。至于政治改革方面,除了当年袁庚的蛇口试验给人们带来一点鼓午以外,其它均乏善可陈,在这方面,深圳与全国其它城市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因此,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的层面来讲,深圳都谈不上有什么奇迹可言。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