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October 2010

中共需要危机

人类社会近两千多年以来,主要有两种社会权力结构。一种是金字塔形的君王制,权力来源于家族世袭;第二种是扁平网结构的民主选举,权力来源于选票。共产党的专制体制,和这两种不同,社会权力虽然是金字塔结构,但权力的来源既非世袭(北朝鲜例外)也不是选举,而是产生于一个强势利益集团之内。

通常,人们把这种权力结构称为威权体制,这种说法非常恰当的表达了这种体制的基础,就是需要一个绝对的权威人物立于金字塔的顶端。但问题在于,权威并非凭空而来的,它必须是在危机和解决危机中产生。以中共的体制为例,毛泽东的权威是战争中形成的,邓小平的权威,则是战争(他本人也是军事将领)加后来推动所谓的改革开放政策。如果没有中共七十年代“社会经济陷于崩溃边缘”也就没有所谓的邓小平权威。

共产党的专制体制,是一种半军事化的制度,利于社会动员而不利于社会发展,善于面对危机而不善于解决平衡稳定。这个特征决定了共产党的天下,需要连续不断的危机,进而进行社会动员,产生新的权威以便控制金字塔顶端。因此,共产体制如果继续维持专制,则总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效应。邓权威不如毛,江权威不如邓,而胡的权威更是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反映在体制上,中国社会运行的效率,同样是江河日下。故当今中国有“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

中共十八大,将产生新的权力金字塔,各方势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各类消息满天飞舞,互相拆台的情形俯拾皆是。新的金字塔顶端人物,如果缺乏足够的权威,将造成更大的问题。

中共体制效率的丧失,在中国大陆各个社会层面上都十分明显。最明显的,是最近几个月中国国务院在国际问题上和中宣部及军方的对垒。八月中旬,笔者在本栏目中发表“中国外交形势不妙”的文章,仅仅一个半月,中国竟然真的出现了一连串外交危机,包括中日、中美、中欧的关系,都有急速冻结的景象,其实就是中国大陆体制失效的一种反应。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中,强调必须“四个坚持”。这四个坚持,从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虚文开始,最后具体到坚持共产党领导的落实上。而毛泽东思想,根据他自己的讲法其实只有两个具体内容,一个是“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武装暴力夺取政权”,第二个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继续革命,按照毛先生的说法,是要“七八年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运动。中国大陆,很多中共理论家批评毛泽东,认为这种运动是胡折腾瞎捣乱,殊不知其实七八年来一次对专制体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对于中共来说,有效管治需要绝对权威,绝对权威需要管治危机,遂成为一个恶性循环。目前而言,中共需要一个席卷整个社会的危机。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