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November 2010

中国人民难道还会上你的当?

人民网也Opinion了, 标题很惊人, 内容更是骇人听闻.

王雪飞同学开篇就说:”西方所宣扬的价值观念大多是子虚乌有的,连他们自己都做不到。比如它们宣扬人权高于主权理论,但西方国家能开放边境,让发展中国家的巨量人口去西方国家谋一份职,享受他们干净的空气、洁净的水和卫生的环境吗?

王雪飞同学可能忘了自己生活在一个户籍制度都没有废除的国家.居然也敢厚着脸皮去指责别人没有敞开国门,让中国人去分一杯羹.可见王雪飞们”所宣扬的价值观大多是子虚乌有的,连他们自己都做不到”. 话说回来,西方列强若如王同学所愿,真的开放边境了,中国恐怕就没几个人住了.到了那个时候的王雪飞同学,一方面想“去西方国家谋一份职,享受他们干净的空气、洁净的水和卫生的环境”, 另一方面又不想中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圈套”,实在是矛盾得很阿.

王同学又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际关系中的不民主。在处于国际生态顶端的富国俱乐部何时给广大后发国家民主、自由,让渡过它们把持的话语权和议价权?

看来王同学对民主的认识,尚停留在2000多年前城邦制的古希腊”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始民主阶段. 对现代”西方民主”和共和的概念可能是闻所未闻. 王同学大概在幻想,一旦全世界大民主了,占大多数的穷苦人民就要利用人数优势,把少数”西方发达国家”的财富彻底瓜分,来个彻彻底底的无产阶级大革命.殊不知民主之外,还有共和,还有宪政.

实事求是的说,王同学也不是每句话都是100%错误.比如下面这句:“中国人民在追求民主自由的百年征程,也不是没有尝试拥抱和移植西方政治民主模式,但每每都被列强和封建势力联合绞杀,他们只想给中国人以坐稳奴隶的自由。”这句话王同学倒是说了个大体正确,只是把对象搞错了.如果把”列强和封建势力”换成”共产党少数人的利益集团”,就可以给满分了.只可惜王同学接下来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更何况三权分立也并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采用的模式。”

这样的鬼话, 王同学的文章通篇都是. 当然,除了三权分立,还有四权分立,六权分立,总之是有”Separation of Powers”和”Check and Balance”.反正没有听说那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宪法首先规定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 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东方倒是有一个—-新加坡. 但是王同学接下来就阐述了, “富人俱乐部里不可能增加更多的人口,因为富人俱乐部的生活方式是无法“普世”的。例如,美国人均石油消耗量是中国的10倍以上,平均1.2—1.3人拥有一辆汽车,这个模式如果搬到中国,中国就要有16亿辆汽车,全球的环境都无法负担这种生活方式。” 新加坡人均财富25万美元, 这个模式如果搬到中国, 2148万人口的收入就要从年收入150美金(按照王雪飞们的算法) , 2.5亿人的收入要从年收入400美金 (按照世界银行的算法),上升到平均拥有25万美金的财富, 那还了得, 那就不是一辆汽车的问题了, 是人均4,5辆悍马了,别说全球,全宇宙都都负担不了.

对了,王同学数学似乎不太好,明明是”平均1.2—1.3人拥有一辆汽车”, 算中国13亿人口,那也应该是13/1.2=11亿辆汽车. 王同学的16亿大概是用13X1.3算出来的.13亿也好,16亿也好,其实并不重要,只是这种小学三年级的应用题都做不好,让我对王同学的智商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王同学不仅算术不好,逻辑也不怎样,总在自相矛盾. 一会说“富人俱乐部里不可能增加更多的人口”, 一会又要走“自尊自强的全民族的新路”"民族复兴”, 难道王同学说的民族复兴,不包括让中国人民富裕起来? 既然富人俱乐部都已经客满了,咱中国人民还忙乎个什么劲?

王同学不仅算术逻辑不好,对领导的精神领会也不够彻底. 王同学口口声声的说“邓小平对这些论调的分析是令人深省的”,但不知其是不是忘了邓小平同志有一个伟大指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今天王同学居然宣称“富人俱乐部里不可能增加更多的人口”, 不知是何用心!我个人认为, 这即使不算“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也一定属于“混淆视听,迷惑群众”, 肯定不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如此论调,发表在人民网这样广受人民群众欢迎的网站上, “已经脱离了一般的批评性言论的范畴,属于具有现实社会危害性的行为”. 结合之前王同学对走社会主义道路民族复兴的理解,我在此建议国家司法机关对王雪飞的疑似犯罪行为进行调查.

之所以设立三权分立,表面上看是权力互相制衡,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限制众议院的权力。因为美国的统治阶级认为,离群众最近的权力是众议院,议员是老百姓选的。所以首先设立参议院直接控制众议院,再用总统巨大的行政权力抵消和压制众议院,还通过最高法官否决权限制众议院的权力

王雪飞同学大是在装糊涂, 美国的总统也是老百姓选的, 而且还是一人一票.不仅每个公民都可以投票, 而且是差额选举!不但是差额选举,还是多党派人士竞争. 顺便再告诉王同学一个惊天的秘密,其实美国参议院议员也是老百姓选的.

法官又是总统任命的,而且是终身制的。参议员任期6年,而众议员任期只有两年。

王同学想当然和没逻辑的毛病又犯了,一看到总统任命,王同学就激动了,以为抓到了专政的把柄.既然大法官是终身制,总统总不能把前任总统任命的法官全部废除再任命吧? 既然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任命的都还在,总统怎么通过最高法院控制众议院? 另外, 参议员任期虽然是6年,但是每两年就会改选三分之一.也就是说,美国每两年就有一次大规模的全民选举.

西方发达国家攫取了最多的利润,它们的发展是建立在盘剥第三世界国家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把这个财富基础撤掉,其所谓票选制度、多党制度就难以存在。

请问王同学,美国确立共和制度的18世纪,谁是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王同学真应该好好看看自家网站上的这篇文章). 那个时候的美国,应该才是王同学嘴里的”第三世界”吧? 请问美国两百多年前的多党票选制度,又是怎么存在的呢?

因为在一个利益多元化的社会中,如果利益冲突太大,票选就会失效,就势必通过暴力来解决。要缩小利益冲突,只能靠由国家转移支付的昂贵的福利制度,而这种制度的基础是从全球盘剥来的巨额资源和财富。如果把这个基础撤掉,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运行良好的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都会崩溃。

王同学这里又开始逻辑混乱了. 难道王同学是要告诉我们,中国是一个不存在多元化利益的国家么? 王同学是要告诉我们,一个没有票选的国家,可以更好的防止用暴力解决冲突么? 按此逻辑,那么王同学家的防盗门,是不是晚上也不用再关了,反正小偷太想进来,就势必用暴力解决.

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不仅不是民主制度的基础,反而是民主制度发展的结果.王同学在这里完全是颠倒因果.例如在美国,大规模的社会福利制度是在20时机初期和中期,FDR,LBJ时代才开始的.请问依照王同学的理论,之前的民主制度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呢?

比如,2005年法国的巴黎及其它几个大城市出现暴乱,一夜之间400多辆汽车被砸。其主要原因是大量阿拉伯移民移居法国后,就业很困难,特别是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从而对社会不满。其深层次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财富问题,因为法国的福利制度不能把所有移民包养起来。

先纠正王同学一个用词错误, 你说的法国这个事,不叫”暴乱”,应该叫”群体性事件”. 不能因为发生在西方国家,我们就给它恶劣的定性. 按王同学的逻辑, 法国发生了一次群体性事件, 就证明法国的民主制度一旦失去了财富基础就会崩溃.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中国每年上万起,几百万人参与的群体事件,宣布”社会主义民主”已经失败了呢?

2005年8月,美国东南部比较贫困的圣路易斯安那州和新奥尔良发生飓风后,灾区出现了成规模的武装抢劫、强奸等现象,救灾部队不得不开着装甲车全副武装进入灾区。这样的情景在社会主义中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中国的抗震救灾中,救灾部队是只带着救援工具和物资进入灾区的,大家看到解放军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而美国救灾部队是武装进入的,它的直升机是受到枪击的。

Katrina期间,美国灾区确实发生了治安的混乱,但是绝对没有出现什么所谓的”成规模的武装抢劫,强奸”现象.

当然,王同学说的对, 在社会主义国家, 装甲车是不会开到灾区的, 它们是开向天安门广场的. 中国的人民,自然也是不可能枪击解放军的,因为本来就没有枪,再碰上逢年过节,开个什么会,连把菜刀都买不到,就是想打,也是手无寸铁,自然只有挨打的份了.

最后借王同学自己的一句话回赠他, 有些人”贩卖抽象的、干巴巴的说教和政治名词,掩饰自己的一己之私,终将为人民所唾弃”。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