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November 2010

芮成钢遭炮轰都是三个代表惹的祸

近日,中央电视台记者芮成钢由于在首尔G20峰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一个人代表全亚洲单挑美国总统奥巴马而大出风头,也因此成为受到各方关注的争议性人物。为此,有评论写道,尽管大家都知道,奥巴马对亚洲的野心颇大,近来又在人民币和南海问题上频频对中国施加压力,但就是他也不会想到,竟然还会有个人“代表全亚洲” 来对自己发问 (凤凰网作者霍默静的文章)。

虽然国内流传的视频隐去了奥巴马与芮成钢当时争辩的过程,但现场的情况却是,奥巴马这场全球直播的记者会,按照惯例,原本是只限於安排白宫的随行记者团提问的。但是出于礼貌,最后临时决定增加一个问题,点名留给韩国媒体来提问。但没有想到韩国记者竟然全无准备,于是,芮成钢便自告奋勇站起来称,“想代表亚洲问一个问题”。

对此,中选网上作者连鹏的文章分析认为,即使那些韩国记者真的没有准备好,芮成钢也应该用一种更为妥当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想提问的意愿,而不应该站起来就说什么要“代表亚洲”,以及假模假式地询问韩国媒体,希望可以代表他们来提问。要知道,在这种正式外交场合,随便张口表示“代表亚洲”或者“代表韩国”,这不仅会引起他国国民的情绪,甚至还有可能引发一场外交风波。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位英国记者向法国记者说,自己要代表欧洲或法国,又或者一名加拿大记者说要代表美洲或美国,作为被代表的一方,他们会作何感想?由此可见,这不仅仅是一个礼貌问题,也涉及到了外交问题。尤其是,中韩两国之间的关系颇为错综复杂,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此次是一名韩国记者说要代表中国的话,作为中国人,你又会作何感想呢?!

与此同时,有分析人士回顾说,在去年的伦敦G20峰会上,对象也是奥巴马,芮成钢就提了两个问题,一个“代表中国”,另一个“代表世界”。如此幼稚而又浅薄的思维模式,他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满世界显摆,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博客中国》上作者钱文军的文章写道,去年看到电视转播的伦敦现场实况,奥巴马的那种笑容里分明透着几分不屑,问题回答得也非常巧妙。看来奥巴马是给芮成钢留了点儿面子,如果他反问一句:“既然你代表了中国,那么胡锦涛又代表谁呢”?对此,不知小芮同志该如何辩解呢?!此外,韩寒当时就曾发表评论说,芮成钢还差一个代表,不知何时才会补上?这不,今年果然就补上了,“代表中国”、“代表世界”,再加上“代表亚洲”,这回三个代表总算是齐备了。

文章感慨道,我怎么也想不通的是,人,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呢?!不过,这次央视可能还算是有点儿自知之明,至少不像芮成钢那样理直气壮,他们从报道里删去了当时芮、奥两人对话的部分内容,而且剪接十分巧妙,让人看上去就好像奥巴马真正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芮成钢那种班门弄斧自以为是的提问。能够把新闻做到这种地步,你不服还真不行。其实,此类中国特色的“传奇故事”早有先例,比如说,在当年越南战争期间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称,正是周恩来的一句警告,美国大兵便半步也不敢越过北纬17度线了,这是何等的 “一言九鼎”啊。

可仔细一想,又有点不对头,当时中国派驻北越的17万大军,难道不是同样也无人敢于越过那条线南下半步吗?!是不是同样也受到美国佬的什么警告了呢?姑且不论当年美国军机甚至已经炸到中国领土上了,至少那些美国大兵还是堂堂正正明火执仗地开赴越南作战的,可我们英勇无畏的解放军却是偷偷摸摸开进北越的,就连公开承认出兵的勇气都没有。时至今日,我们的军事宣传员张召忠又放话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敢用核武器跟中国动手”。我们不妨怯怯地问一声张少将:中国又敢于用核武器跟哪个国家动手呢?!这种简直就跟放屁一样的废话,就好比是走夜路过坟地吹口哨,是在壮谁的胆呢?!

前几年有位朱成虎少将曾放出豪言说,中国不怕打一场核战争,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放弃西安以东的大片土地。这里且不说现代核大战还有没有“西安以东”这类界线可以划分,究竟是谁授权他发表这种好战言论的?不仅如此,就连原本应该彬彬有礼尽显绅士风度的外交官,如今也是愤青劲儿十足,且不论文革时期中国驻各国外交官纷纷惹是生非甚至闹出暴行来,目前中国驻联合国最高级官员沙祖康先生 近来就出足了洋相。他先是公开宣称,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不包括台湾。大概正因为“血浓于水” 就不配享受洋鬼子的待遇了;随后又夸夸其谈,在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正式会议上放话“中国的人权状况至少要比美国好五倍”,这还不算,他在自我吹嘘此事时,竟然还以此话当时引发的“哄堂大笑”来证明其所言是多么受欢迎。早就在国际外交界享有“农民外交官”雅号的沙大使,或许反而因为其粗俗不堪和无法无天而官运亨通节节高升。

不仅如此,以《人民日报》为后台老板的人民网强国论坛,近日刚发一条有关珠海航展的报道,题为《中国在珠海发出警告:美国航母最好小心》,在网上广为流传。对此,钱文军的文章反问道,美国航母几乎每天都在中国附近的海域巡弋,你有胆敢去轰一炮吗?!还不如那些也门的恐怖分子,根本不需要什么导弹之类的,一条破船开过去就把美国“科尔”号军舰撞了个大窟窿,那才叫真牛!什么时候中国也敢挺身而出,公开加入本.拉登的阵线,动点儿真格的呢?!

文章又说,我有时也只能犯嘀咕,弄不清这等病态心理是怎样炼成的,怎么就能在中国泛滥到如此地步?鲁迅有话说过“叭儿狗比它的主子更严厉”,倒是确有几分传神。主子层面上天文数字买美国债券,被誉为“输血”;奴才层面只知道学习“牛二精神”没事找事耍泼,明知美国总统不似杨志那等没涵养,连伊拉克人都敢出手掷鞋,遑论说几个“代表”了?我倒想看看小芮同志,几时胡哥开记者招待会他也能“代表”甭管谁提问一下,只是不要说:我代表世界人民感谢您……

综上所述,中选网上专栏作者高人引述10年前作家王朔在评论另一位央视主持白岩松时说过的一段话“那些在电视台混的人”,“好像他们知道得更多,离权力中枢更近”,“处处透出某种得亲天颜的兴奋和沾沾自喜”,何况“离什么近,就像什么,质量越重,引力越大,沾边不沾边的都以为自己是其中的一部分” 王朔反问道:你真的有你显得那么重要么?我就不相信电视主持人是一个独立观点的表达者,我倒更接受广播学院学生们自嘲的那个说法: 他们不过是个“肉喇叭” 而已。芮成钢就是犯了这种定位不准而自视甚高的毛病——为权力吹喇叭吹多了,就产生了自己也是权力中人的幻觉,也胆敢“代表”起他人乃至亚洲来了。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