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9 December 2010

孔子和平奖不如金酸梅奖

金酸梅奖(Golden Raspberry Awards)三十几年来模仿奥斯卡金像奖颁奖模式,每年抢先在奥斯卡颁奖之前揭晓,但获奖的排序刚好和奥斯卡相反,它专门颁奖给备受传媒批评的劣质片、电影导演、制作人以及演技拙劣的演员。由于奖项讽刺的性质,获奖者大多不愿意出席“领奖”,历年来只有少数人士勇敢地亲自接受奖项,其中风度最佳的首推 2010年金酸梅奖的获奖人:好莱坞女星珊卓布拉克。她不仅亲自出席领取金酸梅奖,还带来一拖车的DVD分赠评审,为自己的新片再次宣传,同时随后赢得奥斯卡金像奖,证明学院派的影评人还是欣赏她的演技。她也成为有史以来同时获得金酸梅奖与奥斯卡金像奖的第一人。

金酸梅奖虽是反讽之奖、游戏人间之作,但颁奖场地与流程一点也不马虎,不仅有媒体的全程转播,必然不可少的镁光灯与名人,最不可缺少的是一个以不到十美元打造的“豪华”奖座──用8厘米胶卷随意包裹一个高尔夫球,上面加上一个覆盆子,再镀上金色──全然粗制滥造的象征。正因为这种认真执行的反讽幽默,金酸梅奖历经三十几届而不衰,而且显然有机会与奥斯卡金像奖同寿,成为每年影坛盛事奥斯卡的花边。由此我们学到一个做事的精神,不只要有创意,最重要的是不打马虎眼,把理想认真贯彻到底。

最近中国颁给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一个“孔子和平奖”。没有人知道这个奖是怎么来的,它的评选标准是甚么?跟孔子有啥关系?但这个点子最早可以回溯到今年十一月《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说中国应该设立一个“孔子和平奖”,目的是和颁奖给刘晓波与达赖喇嘛的诺贝尔和平奖斗上一斗,跟 “惹恼十三亿中国人”的西方人士争取所谓的“话语权”。中国人被惹恼了吗?中国人被谁禁止在国际发言了?最起码刘晓波是乐于受奖的,支持刘晓波受奖的中国人亦不在少数,所以这个说法首先就经不起推敲。但这个奖项在前述文章发表之后不到三个星期,就急急地由一个不知来历的所谓“民间团体”选定了受奖对象── 连战,并且在连战正逢长子受枪击的时候对国际媒体宣布,同时在《北京日报》的报业集团大楼里举行颁奖典礼。

连战缺席了,现场也没有甚么名人佳宾,只见主办单位请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女孩,没有取得连战委托书,就上台“代理”连战领奖。更离奇的是让在场的国际媒体一致印象深刻的“奖杯”──那是一叠以丝带绑着的人民币,据说总共有十万人民币。

即使是恶搞起家的金酸梅奖,都费了心思去准备一个奖座,而以孔子之名行事的这个“民间单位”却连个华夏之邦的礼仪都不具备,直接绑了一捆钞票充数,不知道这是想要显示主办方的财大气粗,还是要彰显人民币具有“以和为贵”的力量?

其实在中共的“和谐”口号下,加上京奥刻意宣传的“以和为贵”,最后以讹传讹,就把“以和为贵”塞到了孔子的嘴里,搞得好像儒家的中心思想就是不计代价、抹去是非的“以和为贵”。其实孔子根本没说过这话。话是有子说的,而且是这么说的:

《论语》学而篇,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换言之,“和为贵”是有子讲的,不是孔子的主张。而且有子讲得很清楚,和谐是在礼节之下的一种美德,是“礼”的次位要求。必须先符合礼的要求,才有讲究和的空间,绝不是扭曲社会正义去追逐违反礼法的“和谐”,因为那必然是粗暴(违礼)的假和谐。

“礼”在儒家的思想体系里,一直是治理社会的“方法”,所谓“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礼只是四维里的一维。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与“德”,对君子的要求是仁义。子曰:“君子心怀仁德,小人心怀家乡;君子心怀法制,小人心怀实利。”士子应以成为君子为职志,以小人为耻辱。孔子从没有拉抬“和谐社会”,把仁义礼智信通通变成次位概念,把“和”给“贵”了起来。

“孔子和平奖”的主办单位请来所谓的学者专家又以孔子之名行事,已是不伦不类,而且这个“和平奖”的发起目的竟然是要与诺贝尔和平奖搞斗争,这还能是“和平”吗?如此的和平奖,还不如不颁吧!

那一捆十万人民币钞票“奖座”也不知主办单位要如何交给连战,又或者连战肯不肯收。因为尽管这个和平奖的点子出自中共的机关报,颁奖地点又是中共另一个机关报的大楼,可是如此草率行事连中共自己都看不下去,极力撇清与这个“民间单位”的关系。但这个单位的幕后影舞者是谁?其实是没有悬念的。一个连催生这个奖项的创始人都不敢承认的奖项,连战当然不会去领,也不该去领。可是莫名其妙“被获奖”,受奖的名义还说不清楚,同时“被代理”加上“被领奖”,奖杯则是一捆人民币……其滋味恐怕比西方的金酸梅奖还要让人口鼻泛酸。

如今这个第一届的“孔子和平奖”已经落幕,可是设立这个奖项所要达成的目的──为十三亿中国人争取国际话语权,是否达成了呢?不只是孔子与连战被利用名义,十三亿中国人也被利用了。这个“民间单位”在没有取得十三亿人授权之前,已先剥夺了这十三亿人口的话语权。最起码,它无权代理获得本届诺贝尔奖的刘晓波和他的夫人以及海内外所有支持刘氏获奖的所有中国人说话。

“孔子和平奖”能否像金酸梅奖那样一届届颁下去,一届届与大多数人公认的最高荣誉奖项相抗衡?受奖人不愿参与,颁奖方又连奖座都欠奉,更别提金酸梅奖场面浩大的晚会与颁奖典礼,还有现场的LIVE转播。孔子和平奖如此寒碜,连个金酸梅奖都比不上,还是别再滥用至圣先师之名吧!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