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January 2011

网络让“爱国”愤青变得獐头鼠目

仅仅在五六年前,很多思想者还在为中国的那股民族主义邪火忧心忡忡。而且,很多人认为兴起的互联网是在为这股邪火不停的浇油。表面上看确实是这样的,像乌有之乡以及各种军事论坛确实为“爱国”愤青们提供了一个个精神会所,方便他们即使在网吧吃着泡面,也能模拟参与国际风云际会,网络上的意淫放大了他们常被查暂住证的人生。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网络确实是给民族主义邪火浇了油,为“爱国”愤青的交流与宣传提供了平台,而且只有互联网能提供这个平台,因为我们传统的纸媒体是不太方便直接宣扬这些反文明的东西的,毕竟,愤青们宣扬的丛林法则,拿出去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何况咱总说要做负责任的大国的。

这世界变化实在太快。几年前民族主义靠网络助了威,但仅仅几年的光景,它又吃了网络的亏,网络让民族主义的荒谬现了形。愤青们的自信和遭遇,在这几年可谓急转直下,不但群众拥护度大降,而且自我底气也越来越不足了。这一切都因为网络是一个开放的信息平台,信息越开放,越能让认识接近真相。

以前,愤青们之所以相信那一套荒谬的“爱国”逻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从小接受的是一边倒的错误信息和理论,他们就像柏拉图笔下被关在洞穴里的囚徒,靠变型的影子来错误地想象洞外的世界。

而现在,网络让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了这个洞穴,看到了真实的世界。在网络上,有开放的信息,有开放的理论,有开放的争论。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完全脑残的愤青毕竟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只是因为接受了错误的信息。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发展,信息越来越无法封闭之后,真相也逐渐显露。愤青们发现,他们所持的那一套逻辑,自相矛盾日益显露,漏洞与谬误日益明显。

这些年愤青们在网上的所见所闻,也使得他们对之前所持的价值观与分析逻辑,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不自洽越来越多,这实在不是一种舒服的感觉。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自相矛盾,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时,愤青们也由昔日的气宇轩昂落魄成今天的獐头鼠目。

到网上随便逛逛吧!你会看到这一两年,在舆论中挑战愤青的,不再仅仅是思想精英了。我们看看帖子,愤青们每喊出一个流行的愤青口号,马上就可以见到与他唱反调的留言,几乎如影随形,这在5、6年前是难以想象的。我们来看几个PK:

愤青:打美国,我捐一个月工资;打台湾,我捐全部家产;打日本,我捐一条命。
反愤青:一个连街头的小偷都不敢呵斥的民族,却有勇气高呼灭了小日本。这个连活着同胞的苦痛都漠不关心的民族,却有脸说不忘死去的同胞。
愤青:灭了小日本,收回钓鱼岛!
反愤青:你连自己的房子都保不住被拆迁,你要钓鱼岛何用?
愤青:抵制日货!
反愤青:我只抵制烂货,你去喝三聚氰胺奶吧!
愤青:买日本车的都是汉奸,我见一辆砸一辆!
反愤青:恩,满街军牌的日本豪车,动辄就是上百万的腐败,你给我砸一辆看看?或者,哪怕对着丰田陆地巡洋舰的警车,吐口唾沫?
愤青:你不爱国!
反愤青:屁民的国在哪里?
“爱国”愤青们就这样被这些反问给噎住了,只能灰溜溜的走开。

除了这些公开的辩论,网络让愤青们看到了更多的铁的事实。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给愤青的打击不小。愤青们力挺的民族品牌,并没有对自己的同胞有多仁慈,一时间,没有洋奶粉,中国的婴儿几乎没有奶可吃。

愤青们以为强大的政府等于强大的国家,可这两年他们看到了国进民退的后果。愤青们以为民族企业强大就是他们的福利,可这两年他们看到了最恶的不是外企,而是我们自己的垄断巨头。愤青们一直在骂洋企业心黑,国外卖18万的车,在中国卖36万,但网上的信息告诉他们,不是洋企业,而是咱们的有关部门拿了大头。

在今年保钓反日的游行当中,有人打出了抗议高房价的牌子,着实让“爱国”愤青们有点尴尬。这两年,网上呈现的类似这样让愤青们陷入迷茫、纠结、矛盾的事实太多了。这些都使得“爱国”愤青们实在难以重拾昔日的自信。愤青们气宇轩昂的黄金时代已经停留在几年之前,那时候愤青们在网上骂谁汉奸,呼吁一下抵制某国货,都是相当理直气壮的。这还能有错么?打击敌人、爱自己的国家,就等于为全体国民谋福利,这是多么高尚正确的事情!那时候不仅愤青自己理直气壮,其余人对此也很少说个不字。可怜现在他们连自己都已经无法说服自己,他们已经变得獐头鼠目。即便他们中有人比唐骏、禹晋永等人的脸皮还厚,在互联网上,他们已经活得很无趣。愤青们的逻辑是一种小农时代的逻辑加上错误的想象:以为世界财富就是一个你有我无,你多我少的零和游戏;以为世界秩序就是一种你抢我,我抢你的丛林。愤青们的根本错误就在于根本否定有文明的存在。

互联网让我们逐渐融入了世界,融入了现代商业文明的进程中,在越来越开放的信息指导之下,中国人将越来越多地意识到,中国繁荣与崛起的最大障碍,并不是世界其他国家,而是自己的不文明。文明之间没有冲突,只有竞争,文明与野蛮才有冲突。全世界需要一个共同的文明秩序,现代商业文明与合作使得人类财富总量获得了爆炸式的增长。一个国家的富裕靠的是文明,而不是相反。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

  1. 毛製造的大饑荒 -- 金鐘
    http://www.open.com.hk/1010p35.html

    編按:專研中國近代史的荷蘭學者 馮客 ( Frank Kikotter) 博士,最近出版中國大饑荒專著 " 毛製造的大饑荒 " 在英國引起廣泛好評。他在歐洲 推廣這本新書途中接受本刊訪問。. . .

    1. 問:報導說,您的書提出大饑荒餓死人數是四千五百萬,您是怎樣得出來的?

      馮客:應該說,中國這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可能永遠也得不到真實的準確數字,我們只能接近真實,或許仍很遙遠。除非中國政府內部下令不掩蓋地作調查,可能比較準一些。

    歷史學家、復旦大學教授 曹樹基曾公開過他據官方人口統計得出的三千 到三千二百萬死亡人數。我在調查中作過仔細的比較,在許多縣的公安局統計中,數字都要大過縣委和 統計部門百分之五十。

    因此,三千萬加百分之五十就是四千五百萬。陳一諮根據趙紫陽指示,二十多年前作過一次調查統計,得出的數字也是 四千五百萬。要注意,這是「 非正常死亡」人數。包括大躍進期間餓死、打死、病死的都在內,那時期正常死亡只佔百分之一。

     2. 問:您搜集的材料中,有沒有很驚人的獨家資料?

      馮客:有。例如我們發現劉少奇下湖南農村調查時,給毛的一封信,說湖南鄉下農民的房子百分之四十被拆掉了。這是很恐怖的事。

    又如一九五九年 三月廿五日毛在上海一個黨內會議上說,要增加糧食收購三分之一,農民不會造反,餓死一半人不要緊,還有一半人有飯吃。

    那是廬山會議之前,說明毛已經知道餓死人,而且很嚴重。這些都是沒有公開過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