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January 2011

从柏林墙倒塌到茉莉花革命

自1月14日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出逃至今,被称为“茉莉花革命”的突尼斯变局一直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

从过程上看,突尼斯这场政治变局是由一个水果商贩点火自焚而起。这一反抗当局政治压迫的极端行动,迅速蔓延至整个突尼斯。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曾经被多次投票验证,历次获票率均在百分之99.9% 以上并准备永久执政的总统仓惶出逃;为官方舆论一致拥戴的突尼斯本阿里政权顷刻坍塌。

从外部看,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为世人所瞩目,不仅仅是其星星之火,一朝燎原的社会怒气;更是这看似固若金汤,实如枯枝朽木的政权,一旦面对燎原之火,顷刻土崩瓦解的腐朽躯壳。

长期的一党专制,长期的极权暴政,长期的谎言欺世,长期的言论垄断,长期的蔑视民意,长期的迷信维稳,显然是突尼斯人民摧枯拉朽、推倒旧政权的制度原因。然而,这一革命来得是如此迅猛、如此突然、如此不动声色,不仅使阿拉伯世界为之震撼,使全世界为之惊愕,即使一些民主国家也无所措手足。作为与突尼斯有着深厚历史文化纠葛的法国,面对变局,直到突尼斯总统出逃之后仍然难以调整立场就是明证。法国外交部长在本阿里出逃的前两天还建议帮助突尼斯训练警力,法国政府至迟到本阿里出逃之后的第二天才发表声明支持突尼斯民间变革力量。

不过,迅即变幻的当今世界的悖论是这个时代既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又是一个肤浅健忘的时代。突尼斯茉莉花革命虽然突然,但在这个时代并非绝无仅有。1989年12月,隔绝东西冷战两个营垒的柏林墙一朝坍塌,起动的是一连串东欧共产极权主义政权的崩溃。由柏林墙倒塌引起的多米诺骨效应,几乎将整个共产主义世界涤荡一净,直到1991年12月苏联帝国最终崩溃。对于二十世纪末期发生的共产主义世界解体的重大历史事件,不仅事前出乎东西方世界专家学者、政治家的意料,事后也困扰着众多的历史解说者。历史进程加快,全球化席卷天下,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竞相出笼。然而,共产主义世界崩溃的多米诺骨牌终于被改革易帜的中国所堵,东欧走向宪政民主的历史转型大潮似乎锁定于欧洲的防线。柏林墙倒塌二十年来,尽管东中欧颜色革命不断,尽管亚洲多国踏入民主轨道,尽管非洲民主转型加快,尽管中国、越南等放弃共产主义平等理念,加入原始资本主义行列,却很少有人觉察到阿拉伯世界也存在着同样的历史潜动。

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后,文明冲突论压倒历史终结论,世界历史似乎变换了方向。恐怖与反恐,而不是专制与民主似乎成为历史进程的主线。而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阿拉伯世界跃入时代的前台,伊斯兰运动成为历史的重心。这一视角,突出了文明冲突,彰显了宗教势力,从而遮蔽了伊斯兰社会的内部演变。在万恶之首乃激进伊斯兰的观念下,中东、北非如埃及、阿尔及利亚等世俗专制,成为防堵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坚强屏障。对于备受恐怖主义骚扰之苦的欧洲与美国说来,对反恐统一战线的重视代替了对阿拉伯社会现代进程的关注,忽略了各国民众向往民主宪政的共同诉求。于是,突尼斯这样的经济增长、封锁异议、权力腐败、打压反对派的世俗专制不仅成为重要联盟,甚至成为社会发展的样板。

然而,文明冲突不能阻挡历史的现代进程,反恐与安全也万难替代现代公民对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价值呼唤。从价值诉求、社会演进、现代性推进的角度,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逻辑发展。换句话说,突尼斯专制政权的崩溃同柏林墙倒塌而引发的共产主义制度之崩溃虽有文化区域之差异,但却具异曲同工之实,均是现代公民对普世价值之追求的共同归属。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写得很好,民主的普世价值不管是非洲还是亚洲,都得到了证明。

    ReplyDelete
  2. 內 地 將 「 埃及 」 列 為 敏 感 詞   無 法 於 微 博 搜 尋 2011-01-29 HKT 13:02

    美 聯 社 報 道 , 內 地 將 「 埃 及 」 列 為 敏 感 詞 , 無 法 在 互 聯 網 搜 尋 。

    報 道 說 , 在 新 浪 微 博 搜 尋 「 埃 及 」 兩 字 時 , 彈 出 警 告 句 語 , 表 示 根 據 法 規 , 搜 尋 結 果 無 法 顯 示 。

    報 道 說 , 中 央 電 視 台 在 中 午 新 聞 時 段 有 報 道 埃 及 反 政 府 示 威 消 息 , 但 其 他 內 地 傳 媒 顯 著 縮 小 報 道 的 篇 幅 , 或 者 將 新 聞 照 片 放 在 不 顯 眼 的 位 置 。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news.htm?expressnews&20110129&55&730662

    敏感詞 : 茉莉花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