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March 2011

茉莉花革命参与者被捕、审讯、释放、监视居住的过程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1/03/201103061427.shtml

  李勇(化名)参加了国内某市2月20日的茉莉花集会活动。不幸地是,他和他的朋友被埋伏在现场的便衣警察抓走了。2月28日,警方将李勇释放,并给予在家监视居住半年的强制性惩罚措施。笔者近日与若干位朋友取得了私下联系,详细了解了他参加茉莉花集会的被捕过程、被捕以后的审讯过程以及释放以后被监视的生活。本文采用第三人称进行叙述。

  1.茉莉花集会现场被捕

  李勇是与几个网友一起参加该市的茉莉花集会的。2月20日是第一轮茉莉花集会日,在每个城市指定集会地点处,早有大批警察在现场守候,大量便衣混迹在人群之中。然而李勇等人对警方的严密部署毫不知情,也不知道早在2月19日很多维权人士已经被警方拘捕或者软禁在家。

  下午两点左右,李勇一行到达现场,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并没有特别的状况发生,李勇等人没有意识到危机四伏,大家一边散步,一边闲聊。二十来分钟以后,同去的朱军(化名)突然打趣地问道,喜欢宋祖英的茉莉花开这首歌吗?不料祸从口出。说时迟,那时快,朱军话音刚落,周围气氛一变,三四个陌生人立刻转过身来,扑向朱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按倒在地,朱军奋起反抗,但是被几个人牢牢地抓住。

  这一变化来的极其突然,从提出问题到被按倒,前后仅两三秒,李勇等人未及思索朱军的话就看见朱军被人扑在地上了。事发突然,李勇和其它网友头脑一热,一拥而上,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朱军从陌生人那里抢回来。

  没想到的是,他们正打算把压着朱军的人推开,立刻从四面八方涌来更多地警察和便衣。一转眼他们就被大量的警察便衣包围,并迅速被制服。由于李勇等人不停地反抗,最终每个人都由四个人押送,两个人抬手,两个人抬脚,把他们悬空抬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关押。

  在派出所,他们几人被分别关押,不过警察对他们还是比较客气,没有辱骂,没有殴打,也没有审讯。至晚上11点左右,市国安局到派出所提人,他们被移交给国安局和国保局(国家安全局和国家保密局)。没想到等待他的将是长达七天的噩梦。

  笔者评论:

  首先,朱军企图采用打擦边球的方法提及茉莉花是不明智的。因为在没有考虑清楚后果的情况下,贸然挑战共产党的禁区,事情虽小,被无限放大以后,后果会很严重。

  前任主席江泽民有句名言:“要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现任主席胡锦涛为人谨慎,深藏不露,做事把稳,向来滴水不漏。他在非典的时候也有句名言:“我们宁可把形势估计得严峻些,宁可多加防范,也不能有丝毫松懈,不能有丝毫侥幸心理。”这其实是胡锦涛的性格的真实写照。“将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和“多加防范,不丝毫松懈,不抱侥幸心理”这两句话,大致能够反应出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一脉相承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指导思想,对于茉莉花革命也是如此。好个“不抱侥幸心理”,大家明白吗,在共产党都不抱任何“侥幸心理”的时候,而你还抱有“侥幸心理”去挑战它,就一定会吃大亏。

  其次,朱军被扑倒后,李勇和其它人试图救回朱军,是不理智的。事后,李勇进行了反思,认为自己当时的行为有点鲁莽,牺牲得不值。因为后来仔细想想,在部署了如此多的便衣警察和公安干警的局面下,凭借手无寸铁的几个网友的力量救出朱军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当时头脑一热,只想着救人出来,没想到一动手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李勇说,他们这次参加集会,其实本是抱着凑凑热闹随便看看的心态去散步的,并没有抱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更没有加入任何有组织有预谋的活动之中。他们对于2月19日大批维权人士被抓捕和软禁也并不知情,不知道集会地点已经部署了大量的便衣警察,因而低估了参与此次行动的危险,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笔者认为,当时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大家一起蜂拥上前质问,切忌动手抢人。之后,与被捕者同行的几位朋友应当根据现场的状况随机应变,尽早低调离开现场。这不是背弃朋友的行为,而是保护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中共部署的公安干警和便衣警察中,不乏训练有素,镇压群体事件经验丰富的骨干成员。他们部署周密,行动迅速,人数众多。在非茉莉花革命有更多的全民参与之前,除非具有严密的组织应对策略,否则无法与他们进行公开对抗。对于没有详细计划的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一定是保护自身的安全。

  2.通宵突击审问,拷打逼供。

  当晚,在李勇朱军等人被转移至国安局以后。局里的领导高度重视,基本上重要的领导全部到齐了。李勇与其它人始终处于隔离状态,接受包括局里领导在内的七八个人的通宵突击审问。

  在审问的过程中,李勇被固定在凳子上,双手反绑在椅背,对面坐着七八个审问的人,同时还有几个刺眼的强力探照灯对准他的眼睛。

  李勇对这些行为非常反感。明明自己什么违法的事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就被当成犯人一样对待,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羞辱。

  在被问及什么是茉莉花的时候,李勇傲然回答道,茉莉花就是突尼斯的国花。领导又问,突尼斯发生了什么?李勇答道:“突尼斯和埃及的人民把独裁多年总统给赶跑了,这多好啊。”

  领导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那么你们的中国的茉莉花是什么意思呢?”李勇这才明白,原来上了领导的套了。领导想通过对话,引诱李勇承认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他赶紧申明没有那个意思,他们只是散步而已。

  领导怒道:“什么没有那个意思?突尼斯和埃及都把总统给赶走了,所以中国的茉莉花也是为了推翻中国的专制统治!”

  任凭李勇怎么解释,领导都一口咬定,李勇等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中国的专制统治。并威胁李勇老实交待,否则后果自负。

  在李勇拒不承认领导的无理指控的时候,领导就下令部下用皮带抽打。强迫李勇承认。例如领导一口咬定李勇朱军等人一定受人指示,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强迫李勇交待一切,并强迫李勇供出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人来。李勇觉得很受冤枉:“我们真的只是从国内的网上看到的,背后没有人指使,我总不能随便说一个不相干人来害他吧。”领导不认这些,狠狠地说道,你小子还不老实,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是被西方的反华势力给利用了,你不招是吧,那就先吃点苦头。部下一听,心神领会,拿起皮带又往李勇身上招呼。

  与此同时,国安局出动人员,强行进入李勇家进行搜查,试图寻找标语宣传单等证据,他们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床底下。临走的时候,带走了李勇的个人电脑,以及李勇的一些个人书籍。当然,根本不存在什么李勇参与宣传茉莉花革命的证据,更不是所谓的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

  当晚的审讯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此时李勇已经筋疲力尽,面对一夜的强光的照射和咄咄逼人的领导,已经接近20个小时不吃不喝,还数次遭遇皮带的抽打。对方这才放过李勇,把他关押起来。

  连续七天七夜,李勇被关在一个不到两平方米的笼子里,没有床,没有厕所,没有水龙头。睡觉只能坐在地上靠着笼子休息;上厕所必须打报告,由专人陪同进出;每天早中晚只有馒头和白开水,分量仅够保证不被饿死。在其它时间如果饥饿或者口渴,不会得到任何食物和饮料。没有钟表或者报时。李勇在笼子里只能凭借天黑天亮来保持一点时间的概念。

  此后的每天上午,李勇都会被带去再录一次笔录,偶尔下午也会有一次,其余时间都关押在笼子里,不得与任何人交谈。手机在最初便被没收,李勇无法跟外界有任何联系。

  每一次笔录问的基本上都是同样的问题,询问的人一次又一次地逼迫李勇交待所有事实,供出主犯。期间,领导又亲自审问了一次,这次审问中,李勇再次受到暴力侵犯。该领导反复逼问李勇家里的每一个人的细节情况,李勇有些生气,担心领导会去迫害他的家属,说到:“这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领导一听大怒,其部下迅速将李勇的压住,同时抓住李勇的头用力向上扯,领导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们在求你告诉我们是不是?大概是我们对你的待遇太好了,你的骨头又痒了。”

  附录,笔录时,李勇被反复问倒的问题如下:

  1.  你知道茉莉花是什么意思吗?

  2.  你知道茉莉花在中国的行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吗?你理解到底是什么?

  3.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中国的专制统治的,不是吗?你真的不知道吗?

  4.  你是怎么知道今天的集会的?你怎么知道集会的时间,地点的?你知道今天的集会都要干什么吗?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5.  茉莉花行动是谁告诉你的?他还告诉你些什么?你们怎么认识的?你们认识多久了?

  6.  你是从哪个网站上知道的?你怎么知道这些网站的?你为什么要上这些网站?你还在这些网站上看了什么?

  7.  今天跟你一起去的人,他们都是谁?它们干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的?你们还一起参与过其它的什么活动吗?除了这些人以外,你还有哪些朋友也参加了今天的行动?

  8.  你们是怎么组织的?谁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你们是怎么分工的?主谋是谁?你们事先都准备做些什么?你们的背后到底谁是这次行动的策划人?是谁在后台组织你们参加集会的?你们在什么地方见面的?你们什么时候决定的?集会之后又打算干什么?你们跟境外的反华势力有什么联系?你们跟国内的地下组织有什么联系?你们到底是受了什么人的煽动?

  9.  你们的QQ的账号和密码是多少?你使用人人,Facebook和Twitter吗?

  审讯的内容其实非常枯燥,审讯人员不厌其烦地查问每一个细节,在这些问题当中,他们最为关心的是李勇朱军等人的活动与是否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集体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软硬兼施,威胁恐吓暴力并用,盼望李勇朱军等人招认背后有人组织策划,并且能够把这个人给供出来。所以在8类问题上反复询问,不停地发难。

  但李勇等人确实只是在国内网上看到从国外转来的消息,也没有加入任何有组织有目的团体中,所以他并没有很多能够交代的。对方不死心,每一天都用同样的问题逼问李勇。

  笔者评论:

  隔离审问和刑讯逼供是国内最常见的审问方式,对于没有反侦查能力的嫌疑人来说,基本上只有一条选择,那就是交代真相。因为即使你不交代事实,也会被他们通过对比的方式发现问题,然后用暴力逼供。审问者的提问细致入微,不放过任何细节。通过对比不同的嫌疑人的口供,能发现其中相互矛盾的地方,然后进行更深入的审讯。他们每天都详细询问同样的问题,也是为了检验嫌疑人是否撒谎。不断对比前后的口供,也许能够发现破绽,找到新的突破口。如果一个人撒谎,在反复地询问下他就可能会露出一些马脚。

  办案人员最关心的是集会活动是否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如果是有组织有预谋而没有查出来的话,那么办案人员很可能被认为办事不力,甚至受到处分;相反,如果查获幕后有“海外反华组织”,并因此可以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并送交检察机关,则是大功一件,将会得到奖金和更多的经费。为此,他们不厌其烦地变换各种提问方式,威逼利诱,想套出活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的身份和位置。

  笔者建议,每一个要去参加集会散步活动的人都应该仔细地回答几遍上面的问题。如果是好几个人约好一起参加,那么一定要事先商量好口供,以免在回答的时候暴露自己的朋友,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由于警方会要走没收电脑和手机等通讯工具,并且询问QQ, 社交网站以及邮箱的密码,所以请活动的参与者不保留聊天资料,QQ可以设置每次关闭后自动删除聊天记录,MSN也可以不存聊天记录,不留下任何把柄。此外还包括:电子邮件通讯记录,人人网上的私聊记录,各种帐号和密码的自动记录功能。

  如果你决定不承认使用过QQ或者社交网站联络,那么请删除聊天记录以后卸载QQ,清理网页的历史浏览记录,删除自动保存的账号以及密码,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暂时注销账号(在人人网上注销账号之后是可以恢复的),删除敏感的手机短信,等等。这样,即使你的手机和电脑被没收以后,你仍然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和他们周旋。

  3.释放以后,在家监视居住半年

  国保局将李勇关押7天后于2月28日将其释放。被释放之前,李勇被逼写两份材料,一份是《悔过书》,其中要交待自己的所作所为,承认自己的错误,表示痛心疾首,后悔莫及,并且痛改前非;另一份是《保证书》,保证自己再也不会参与类似活动,“重新做人”,与“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来往断绝来往等若干保证。《悔过书》和《保证书》均需要被在国安局的领导亲自审查通过以后方可释放。

  释放并不意味着获得完全的自由,除了关押七天(实际上是8天多),李勇还仍将被监视居住半年。虽然回到家,李勇并没有完全的人身自由。

  每天不定时地有电话打来,确认李勇在家里。有时突然门铃响起,开门看是陌生人,一言不发,确认李勇在家以后就离开。时常会专人找李勇谈话,无非是教育李勇痛改前非,与反党反华势力划清界限之类云云。此外,国安局的领导也多次找到李勇的家人谈话,要求他们劝导李勇,教育李勇,挽救李勇,盯紧李勇的日常行为,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一开始,李勇并不知道,他已经被24小时严密监控了:在他家附近有三人以上蹲点,24小时严密监视李勇的行踪,不允许随意外出;李勇一出门,他们就暗中紧跟李勇,李勇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家里的电话也遭到窃听。

  直到一天晚上,半夜李勇想吃点东西,于是去了附近24小时营业的超市。路上行人稀少。回家的路上,李勇发现后面有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李勇猛地一回头,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刚刚超市里李勇见过这个男的,他一直在挑东西的样子,原来这个男的一直在监视他。想到这里,李勇心里一阵愤怒:他们未免欺人太甚,连半夜都要监视我!那个国保见自己被发现了,也没有回避,一边跟李勇对视,一边立刻使用对讲机,叫来两个帮手。国保们人多势众,李勇无奈只好转身继续回家,国保们则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直到确认李勇到家。

  此外,被释放之前,国安局领导反复叮嘱他,不允许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特别是国外的记者,并威胁他说,如果接受采访,那么后果严重。

  随着两会的召开,国安局有关负责人再次找到李勇,要求他签署了一分新的保证书,再次确认遵守五个条件:

  1.不得接受记者采访,特别是外国记者。

  2.不和以前一起参与集会的朋友有任何形式的来往交流。

  3.两会期间不能离开该市。

  4.不准上网。

  5.不得随意出门,每天面谈一次。

  另外,每个星期的星期天都是茉莉花革命的集会日,为了方便管理,李勇星期天必须跟随公安人员到达指定的场所活动。直到当天集会结束为止。

  李勇表示,虽然没想到仅仅因为去了一次集会现场就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参加茉莉花集会。他说:“我一直都觉得为争取自由民主和公民权利做出的努力是完全值得的,我一点都不后悔;但是我也要提醒继续参加茉莉花革命的朋友们,参加之前要想清楚可能遭遇的后果,注意保护自己。”

  笔者评论:

  本次茉莉花革命作为一个伟大的全民运动,政府的反应异常紧张。在网络发达的今天,笔者判断发起者和组织者也许国内、国外都有,而这已并不重要。政府迄今为止不愿意承认茉莉花革命是一个全民自发的运动,即使发起者被捕,也依然无法浇灭茉莉花的绽放。可惜底层的办案人员却传承一贯作风,希望给被抓之人冠以反华组织的成员头衔来办案,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愿放过一个,最大化的申请奖金和维稳开支。这种政府与民间对立的模式使得茉莉花革命会更迅猛的发展。然而广大参与者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只散步、微笑,不要喊口号。在其他参与者有麻烦时,大家共同上前质问何故抓人,而不要动手抢人。

  中国群体性事件逐年递增,据悉09年已达近20万起,政府的警力早已开始捉襟见肘,不可能进行大范围、大规模的抓捕和打压,否则会迅速激化矛盾,让形势朝着更加不可逆的方向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东德,“周一抗议”始于1989年9月4日,人们在傍晚聚在广场,每周一次。开始只有几百个人参加,到10月有7万人参加,到11月上百万参加,柏林墙倒塌。在埃及,网民发起Facebook集会,为避开示威禁令,他们不喊口号不持标语,站到尼罗河岸一小时就散去。这场虚拟集会变成现实,人数像滚雪球,网民挺进开罗贫民区呼吁,让那些一辈子未上过网,甚至未摸过键盘的穷人也站出来。最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

  笔者最后再次呼吁大家保护自己的同时坚持每周上街,散步微笑,不喊口号,将不会遇到麻烦。愿我们的持续的非暴力运动创造中国新的文明历史!

  注:本文系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另:诚请英文写作好的朋友将本文翻译成英语。翻译前请发一份writing sample到我们的工作信箱。

  3月7日更新:

  以下是采访李勇的朋友对一些情况的回复和解释

  ——

  回复对于如何采访到李勇表示怀疑的网友:

  1.李勇虽然被监视,但是并没有被禁止亲友访问

  2.李勇虽然被禁止采访,并没有被禁止向亲戚朋友聊这件事

  3.李勇虽然被监视,但是并没有被完全限制自由。在敏感的时期(两会期间)和敏感的日子(茉莉花集会日)他的自由会受到较大限制,但在平时影响不大。

  4.李勇虽然被威胁不允许接受采访,但接受还是不接受始终是李勇自己的选择。当然,被发现的话后果严重。

  5.文中提到,李勇在两会开始的时候被迫签订协议,规定不能上网。而在这之前,他仍然可以上网的。

  所以,作者是有多种途径可以接触到李勇本人和李勇的朋友的;而李勇也是有多种途径向外发出消息的。大家不必纠结到底是哪种方式。

  另外,可能很多朋友一听到被监视就觉得很恐怖,其实不是那样的。如果你们经常关注维权人士写的文章,了解更多的被监控的人的经历以后,就会明白:

  监视一个不具有重大威胁的人,实际上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活,非常浪费时间,所以不可能派遣高级知识分子或者骨干力量蹲点。只可能派遣一些没有怎么受过教育的,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来执行监视任务,这样可以节约成本。通常他们的素质并不高,业务能力也不强,只需要别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就行,到了换班的时间就回家该干啥干啥。

  笔者估计猜测,国安局会在每一个片区指派一个两个较为专业的国保,负责整个片区的监视行动。包括安排监视人员,听取汇报,下达指令,时不时邀请被监视的人喝茶聊天,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和行动动向,进行劝说或者威胁。

  被派去执行监视李勇的人估计也属于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他们可能甚至连李勇为什么被监视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上面不需要向他们解释。只要他们确保不跟丢李勇,然后如果李勇有可疑的行为,随时向上面汇报即可。他们甚至没有临时的决定权,比如见到什么情况可以当机立断采取什么行动等等都不行,只要一切听指挥就可以了。

  在文中,李勇和监视他的人对峙的时候,监视人员迅速叫来了另外两个同伴,说明他其实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也害怕李勇恼羞成怒,揍他一顿,赶快叫来其他人壮胆。

  文中另外提到,星期天的时候,为了保证不让李勇参加茉莉花集会,国保们会专门把李勇带到指定的地方。这说明了上面对于派遣去监视的人的业务水平并不是100%的放心。到了关键的时间点,还是要采取专门的行动。这也从侧面说明,监视李勇的人应该不是正规编制的国保,也不是公安警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没有职权限制李勇的人身自由。

  在此,笔者放纵一下想象力:估计国保负责人的油水不少呢。大家想想看,他谎报雇佣的人数,那谎报的好几个监视人员的工资不就全落入他的包包里了?就算每人每天50块,谎报10人,那一个月就有15000块的净收入啦。当然这些仅仅属于猜测。

  做出以上解释,是为了告诉大家,虽然同样处于被监视,但区别还是很大的。很多朋友在电视上看到的专业的监视,多是针对具备高超的反侦查能力和具有重大威胁的嫌疑人,对于这种人,部署专业的警察和刑侦人员是正常的,但是专业的监视是很耗费人力物力的,这显然不可能用来监视一个只是偶尔出去散散步的人。

  让我们做如下计算:为了保证随时都有3个人监视李勇,按照三班倒每班8个小时的原则,一天24小时光监视李勇就需要9个人。(李勇为解决社会闲散人员的就业问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此致敬礼!)这样多的维稳的人力需要,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假设有1/10的公民参加茉莉花集会,那么要想监控所有人,剩下的9/10的公民就只能全部从事监视工作了。

  当然,笔者估计,如此多的人力派去监控李勇,只会发生在两会期间,因为共产党要不惜一切维护两会期间的稳定。两会以后,对于他的监视会大大减弱,人数上应该会减少,对于人身自由的限制也会减弱(比如解除禁止离开上海的规定,解除禁止上网的规定)。当然这些要等到两会以后才会知道。如果有了新的消息,我们也会更新文章告诉大家。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

  1. 网路创业月入2000-5000美金
    每天2-3小时兼职增加额外收入,你可以每月多赚2000-5000美金。
    不用卖东西,不用推销,不用找亲戚朋友,克服拒绝与人情压力,兼职工作全职收入!
    90天免费体验在家工作系统的威力!http://ngtony1818.blogspot.com

    ReplyDelete